记第一次跳伞


13000英尺(四千米),两个人,一顶伞。

最吓人的不是跳出舱门的那一瞬,而是签免责协议的时候。

“跳伞是一项高风险运动,你理解并同意放弃以下法律权限:发生任何意外,不起诉这里的工作人员、公司本身、飞机制造商、降落伞制造商、叠伞人……同时,你明白任何保险都不担保你跳伞所产生的意外。”总之是把生产线上各个环节的人都免除责任了。

大晴天,无风。对跳伞来说,这是绝佳的天气。

排队的过程中,我看到十几顶降落伞在天上盘旋,那感觉像极了吃鸡的开场。

我们中午也吃的泰国鸡,一天整个一个吃鸡之旅。

跳伞的场地叫Skydive California,在Tracy。小镇很平静祥和,物价也比硅谷便宜许多。

场地很小,只有一个简易跑道,用来起飞,和一片草地,用来着陆。周围就是果树林。

飞机很小,机舱里两条板凳。坐满了跳伞的人。爬升到一万三千英尺,教练绑在我后面。自己什么也不用做,他刷的一下就带我跳了下去。

自由加速带来的不适感很快就消除,甚至没感觉到,就进入了匀速下落阶段。最感觉不适的是呼吸的困难。我必须大口大口喘气。手臂也都麻木了,可能是紧张。

看着远处不会害怕,看着脚下就吓人了。会跳伞的人说,低空跳伞是最难的,一是开伞时间短,二是离地面近,那种地面撞上来的感觉,很有压迫感。

感觉跳伞和滑雪有点像。费了大劲上去,不一会儿就下来了。人生中有一次这种体验还是很值得的,就是我很不喜欢把命拴在单点故障上,比如那个伞包。

 

了解得知,伞包是有两个伞的,一个主伞,一个副伞。主伞失效的话,开副伞。副伞失效的话,还有一个自动开伞装置,降落到一定高度自动开伞。跳伞者胳膊上绑着高度计,看着高度开伞。不能目视,因为很难,且不准。

跳伞者很多戴着头盔,其实不是为了保护头部,而是为了挡风。因为自由落体时,噪声和风很大,吹着很难受。毕竟如果出现意外的话,头盔也没什么保护作用。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