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Stop Doing List


时间:9/30/2018 下午2:00-5:00

地点:Faculty Club,Stanford

经历:两次高考,连续创业,慈善公益

总结:本分·平常心;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积攒Stop Doing List;发现自己做错了,就马上纠正,这样你的损失是最小的;探索事物的本源。

主持人问:What matters you most?And why?这是斯坦福商学院的著名面试题(?)

段:人的各个阶段有不同的最重要的事。像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家庭了。花很多时间在家庭上面。你们没有人有疑问吧?(观众笑)

谈企业经营

段:我一直在说要“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Stop Doing List也是这样,你要知道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以及怎样的做法是错误的。至于什么是对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悟,我无法给你答案。Stop Doing List也是需要你不断地积攒,没有捷径可走。我的健身教练跟我讲,健身的short cut就是让你get lost的路,没有捷径。

有很多人,明知道自己在做错事,但为什么还去做呢?因为短期利益的诱惑太大了。比如吸烟,几乎人人都知道是错的吧?但戒掉的人还是少数。

举个例子,Oppo和Vivo没有销售部。所有客户来拿货,都是一个价格。并不是你拿1台多少钱,你拿100台多少钱,没有(这个差别)。这省了我们很多精力。能让我们把精力放到产品本身上面。苹果也没有销售的,一样的道理。但这种转换是很难的,我们花了将近三年才转换到这种模式上。转换之前谈生意是很辛苦的,那时我们公司还很小,一天就要吃四顿饭去六次桑拿。(观众笑)那我们做大了之后怎么办呢?我们看得很长远。

再比如,我们广告中不说假话。我们做CVD的时候,那时清晰度是350线,DVD是500线。当时一个竞争厂商说他们家的CVD能达到500线,明显虚假广告嘛。当时我们的销售把广告都印好了,说我们的产品也能到500线,我给制止了。我们不能撒谎,但我们也不能说我们是350线,那不就被别人比下去了么。于是广告改为“我们的CVD大幅提高了VCD的清晰度”。只在说明书里写上“我们是350线”。但没有人看说明书的嘛(观众笑)。我说的意思是,我们不能撒谎。

关于公司,我们公司不举债,这样才能平稳度过寒冬。我们(Oppo,Vivo)都有大量的资金储备,你看苹果也一样。这样企业才是健康的。我们曾经想过贷款,但银行让我们把品牌压上(Oppo,Vivo),我们想这样风险太大了。我说你现在不借我,之后你会来求我借的。结果后来银行真的主动找我们,想让我们把钱存在那里。

我们也不做代工,沃尔玛找过我们做代工。我说你们能给我们合理的利润吗?他们说“maybe not”。那还谈什么。做代工的话,利润率是很低的(?)。

追问:如果公司不举债,在市场上行时,岂不是输于加杠杆扩张的企业?

段:你要看十年二十年,我们稳健的企业最终会存活下来。加杠杆的企业现在是否还活着?

问:您的敢为天下后如何理解?

段:我指的是产品上要敢为天下后。举个例子,有哪个产品“敢为天下先”最后成功的?要确定用户有这个需求,再去做。我们做手机也是这样。

问:您的营销经验?

段:其实营销和广告不重要。营销和广告有用,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是你的产品要好。广告只能达到你的20%的用户,剩下的80%都是这20%的用户用好了,口碑推荐出去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就是这个道理。

问:如何构建企业文化?

段:企业文化就是三点:

mission – 你的公司为什么存在?

vision – 你的公司要走到哪里?

core value – 你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这个可以是善待员工、诚信等等。

至于mission和vision,是要你自己去探索的。

至于构建企业文化,你就要和员工聊,每天聊,每月聊,就影响了。我们讲同道中人,创立企业的时候也要找和文化契合的合伙人。一个企业的文化一旦建立之后,就很难改变了,即使CEO换掉也很难(改变文化)。我当时看一个企业合并的例子,两家企业的文化很不一样,那新CEO就很难办,没法融合。

谈巴菲特与投资

段:我喜欢看巴菲特给股东的信,以及他的讲话,对话,像音乐一样好听。他把能复杂的问题用一两句话说清楚。他看到事物的本质。老巴的人很好。中国的企业家里……我没看到这么好的。投资讲究right bussiness(好生意模式)right people(好文化)right price。

投资实际上是在投人的,是投创始人。我投黄峥是因为对他完全的信任。我认识他十年了。丁磊介绍他给我认识,也是浙大校友,悟性很高。后来他在google,我们就总一起吃饭。当时他找我投资(拼多多)。我问他能挣钱吗?他说我也不知道。你看这也是他的诚信,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忽悠你。所以我投他完全是信任。

问:为什么投资苹果?何时会卖苹果?为什么又卖网易?

段:和Tim Cook聊过,我说我是你竞争对手的敌人,他说那挺好的。vivo oppo不和apple比。他问我投资哪些,我说苹果。他问还投资哪些,我说只有苹果。Cook愣了一下,他见过很多投资者,可能没见过像我这样的投资者。苹果是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的,也是一直在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的。你去看苹果的每场发布会,就能明白我的意思。我觉得智能手表是未来,市场会很大。人们会越来越关注健康。

我曾问Cook,苹果是怎么营销的。他说我们苹果没有营销,就是把产品融入到使用场景中。这点上苹果是比我高的。你看苹果的广告并没有说快来买呀快来买呀,而只是说我在那里,他很好,买不买是你的事。

(博:你看Oppo和Vivo的广告也是如此)

卖苹果就是我买它的key point变掉的时候,或者它的价格实在很高,并且又有其他股票很好,价格很低的时候。至于为什么要卖网易,我不能多说!……丁磊像个大孩子。

问:为什么不看好特斯拉?

问:我不看好特斯拉。Elon Musk是个天才,但管理企业往往更需要rationale。我当时没投Google,因为觉得两个创始人怎么能一直合作下去没想通。现在看来,他们一个赚钱一个花钱,弄得不亦乐乎。但也证明了Google的硬件确实做不好。(观众笑)

问:您投资中犯的错误?

段:我的回答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观众笑)。没有错误。如果说有的话,那就是我做空了百度,亏了一些(几个亿?)。做投资不要做空,不要加杠杆。你要投资公司本身的生意,而不要去看市场,看大盘。市场与我无关,我只与我投资的公司的生意有关。

段:我也犯过小错误。$225的时候卖了一点苹果,大概100万股。当然也会有很多机会买回来了。我跟巴菲特说这个事的时候,他说没事,人的一生难免犯错误。

问:区块链与比特币投资?

段:我对没有现金流的东西都不投,也都看不懂。你像名画,艺术品,金条,我很难估计他的价值。区块链也是一样。我不懂,不投。

谈个人生活

问:为什么不接受媒体采访,不social。

段:我自己是anti-social的。也不想盖过Oppo和Vivo董事长的风头,让人们觉得我在遥控公司。不接受采访是不希望自己的言辞被媒体断章取义(?)

例子:Bloomberg采访自己,原本是应黄峥之邀,介绍自己为什么投资拼多多。结果最后五分钟,主持人问了下我是干啥的,我就简单说了说自己的投资,结果写出来的文章就全跑到我投资苹果的事情上了。

问:如何养娃?

段:你(对孩子)说什么没有用,关键是你做什么。像我爱玩游戏,也就带着孩子玩游戏了。我和妻子是有共识的,就是要给孩子安全感。我们很少对孩子说No,除非涉及到了是非问题。要高质量的陪伴,把手机藏起来。

谈职业发展

问:对职场新人的职业规划经验

段:别总跳槽。在苹果、谷歌待着挺好。做好本职工作。在硅谷总有人想跳到startup,但startup最终能活下来的还是少数。

段:知道是错的事情,就立刻停止,不能因为是自己坚持了几年、十几年的错事,就因为顾及面子而不去改正,这是很蠢的。我刚毕业被分配到无线八厂,我干了几个月就觉得自己干不下去了。当时来的本科生硕士生很多,但老板不行不懂。我就走了,两年后小霸王已经起来了,但我的八厂同事们,只有一个离开了。我问他们为什么不走,他们说因为没找到更好的机会。这是很蠢的,你知道事情是错的,就应该立即纠正,这样对你的损失才是最小的。人的惰性是很可怕的。

段:加班是在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效率最高,是不会加班的。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个最重要。自己开心最重要。你看马云说要回去当老师,我相信他可能是真的想回去当老师的。(观众笑)

问:小米价格低,靠卖内容赚钱,留住客户。苹果价格高,靠用户体验留住客户。孰优孰劣?Oppo和Vivo的理念?

段:回到事物的本源,满足你的用户需求。所谓的性价比,都是因为性能做不上去,才用性价比当借口。Cook说他桌子上有个核按钮,只要一按就手机降价。这样子他自损八百,但国内的其他厂商就死绝了。有这个按钮但不用,这是苹果厉害的地方。

其他

外国友人问:你觉得美国人对中国人有哪些误解?

段:我觉得没有(误解)。很多美国专家毕生研究中国,我觉得他们研究得很透彻了。当然他们是会跟执政者说的,只是执政者可能选择性倾听,或者选择性告诉民众,这里有政治的因素在里面。我和美国人也同样惊讶,为啥这个总统当选了。我是支持Political right的,我觉得只有坚持political right,你最终才会right。

问:中美创业环境的对比?

段:美国的土壤好一些。在中国你既要做企业,还要当公关,当保安,当消防员,是吧。(观众笑)

问:贸易战,以及民企未来的危机?

段:我觉得民企的危机一直存在,一致在动荡中,是吧?(观众笑)你若是看十年,贸易战就不用太在意了。其实有人说,甚至猜社会是否会动荡。我不知道。其实民企环境一直在动荡的。即使Oppo或Vivo被国有化了,它总要有人来经营公司的嘛,还是得需要我们。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