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bo


幸福

我毕业了 不知该去哪里 他们说 去北上广就是幸福 我加班到凌晨 喘不过气来 他们说 奋斗就是幸福 我有了点积蓄 想存起来 他们说 消费就是幸福 我的父母 想多生几个时 他们说 少生就是幸福 我成家了 但不想生时 他们说 儿孙满堂就是幸福 我想走出去 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们说 你生在这里 就是幸福


人之初,性不善

人之初,求幸福。 求幸福的过程上,与人互动。 你帮助了另一个人求幸福,那个人觉得你是善。 你阻挡了另一个人求幸福,那个人觉得你是恶。 善与恶只是一瞬间的 所谓善和恶,都只是个体在追求幸福的路上,与其他个体互动时,其他个体对这个个体所产生的价值判断。 没有善人与恶人,只有对你的善举与恶举。 当你的某个行为,不会对你追求幸福产生任何影响,但会帮助另一个人求幸福时,你多半会去做。 当你的某个行为,不会对你追求幸福产生任何影响,但会阻挡另一个人求幸福时,你多半不会去做。 这就是恻隐之心。 可能也是性善说的根源。 承诺也只是一瞬间的。 当一个个体对另一个个体说,“我爱你,我(想)爱你一生一世时”。 它只是表达了这个个体,在那个瞬间的真实感受。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 即使之后这个个体不爱另一个个体了,这个个体也没有欺骗。 只是人变了。 恶举也只是一瞬间的。 一个个体在某个时刻损害了另一个个体求幸福。 在之后的某个时刻,这个个体因此被法律惩罚。 被法律惩罚的那个个体,已经不是损害另一个个体求幸福的那个个体了啊! 被法律惩罚的那个个体,可能已经完全悔改。 曾经,一位哲学家苦苦思索,终于顿悟。 他兴奋,推开门,冲到街上,大喊 “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啊!” 我不是人,我是一个存在。 我的存在是高于,广于“人”的定义的。 我的存在包括了我的物质,我的意识,以及我对周围环境产生的影响。 就像电影Coco里讲的那样。 佛曾经是人,因为佛的举动,是善的,并且佛一直是善的。善佛。 佛对所有其他个体都一直是善的吗? 善佛?恶佛?


脑子历险记

人生的意义是追求幸福。 幸福分为此刻的幸福和长期幸福。 心灵追求的是此刻的幸福。 脑子拉扯着心灵,告诉心灵要追求长期的幸福。 它甚至会告诉心灵,你现在先不幸福一会儿,但你之后在某个时间段会更幸福。 或者告诉心灵,这个不能做,虽然做了此刻很幸福,但未来会不幸福。 心灵擅长找方向,但不擅长规划。 脑子擅长规划,但不擅长找方向。 二者是拍档。 好,脑子和心灵手拉手开始找幸福了。 但你找幸福的过程中,会与他人互动。甚至你找幸福的某些方式,会阻挡他人找幸福。 当你找幸福的过程中,帮助了另一对脑子和心灵找幸福。那么在那对脑子和心灵而言,你是善的。 当你找幸福的过程中,阻挡了另一对脑子和心灵找幸福。那么在那对脑子和心灵而言,你是恶的。 你找幸福的方式是会变的。另一对脑子和心灵,评价你的善和恶,只是在评价你与他互动的那个瞬间,你是善还是恶的。 没有善人或恶人,只有对你的善举或恶举。 人有恻隐之心。当一个个体看到另一个个体不幸福时,他自己也会感到不幸福。恻隐之心是时隐时现的,根据环境而显现或被蒙蔽。 脑子告诉心灵,当你追求幸福的方式过于阻挡别人追求幸福时,别人也会这样来对你。长期来看,不利于你追求幸福。恻隐之心也告诉你,别人不幸福,你也不幸福。 脑子和恻隐之心,促使人与人之间按照一定的规则互动,称为文化。脑子假设:与每个个体只追求自己的幸福,不顾他人的幸福相比,有了文化的约束,每个个体能追求到的幸福会更多。 被大多数个体认为的善,称为德。 被大多数个体认为的恶,其中一部分极端的恶,被书写成文,称为法。 脑子和心灵协力找幸福的过程中,脑子时不时失去了与心灵的连结。它不知道心灵想要什么,称为迷茫。 有的脑子找到了和心灵打通并维系连结的方式,让它来指引脑子行动,称为佛学。 有的脑子与高于人的存在连结,让它来指引脑子行动,称为神学。 有的脑子与其他人连结,让他人对自己的期望来指引脑子行动,称为儒学。 有的脑子与自然规律连结,让它来指引脑子行动,称为科学。 有的脑子与或心灵,或神,或自然规律,或他人期望连结后,通过能被其他脑子的接受的方式,把此刻的幸福表达出来,称为艺术。 有的脑子怀疑上面所说的一切,烧坏了脑子,称为哲学。 脑子与心灵、神、自然规律、他人期望连结后,找到了行动方向,称为笃定。 脑子们发现,在和另一个脑子进行某种互动时,十分幸福,并且还会顺便产生小脑子,称为生育。 脑子们追求自己幸福时可以采用的方式,称为权利。 脑子们越来越多,追求幸福时,脑子们的互动越来越复杂。为了让每个脑子更好的追求幸福,脑子们商量,每个脑子让渡出一部分权利,成立了某个东西。作为交换,这个东西要保证让每个脑子比在没有这个东西时,能追求到更多的幸福。这个东西称为政府。 那些没有被脑子们让渡给政府的权利里,有几项对追求幸福最重要的权利,称为人权。 在政府里追求幸福的一小部分脑子,称为统治者。 在政府外追求幸福的大部分脑子,称为人民。 所有脑子按照自己的真实想法投票,选出一小部分在政府里追求幸福的脑子,称为民主。 如果政府里追求幸福的脑子,都只听一个脑子指挥,且不通过民主产生,称为独裁。 脑子们把一切能被脑子们观察到的东西,称为物质。 脑子们把一切不能被脑子们观察到,但是心灵说它能感知到的东西,称为精神。 追求幸福的路上,脑子需要物质,心灵需要精神。 不同的脑子擅长提供给其他脑子不同的物质,称为分工。 作为交换,被提供物质的脑子要给提供物质的脑子某个东西。这个东西可以让脑子们用来交换物质,称为货币。 有的脑子在追求幸福时,生产了太多的物质,需要鼓励其他脑子来拿货币交换。 他们对其他脑子说,“幸福在购买里”,称为消费主义。 有的脑子在追求幸福时,把幸福和货币搞混了,称为拜金。 这种搞混也不是都是脑子们自己的原因。 有的脑子能发行货币,有的脑子能分配货币,有的脑子有充足的物质,有的脑子擅长说服其他脑子。 他们为了追求幸福,联合起来,对其他脑子说,“幸福在拥有货币里“。 脑子们容易被其他脑子影响,去帮了其他脑子追求他们的幸福。 那你的心灵捏?你的心告诉你,幸福在哪里? 写到这里,我的脑子快炸啦。心灵说,脑子你给我歇歇喽。 […]


反思儒家文化,如何追求幸福

本文是世界极简史的延续,重点反思儒家文化,探讨如何让人们更加幸福。 儒家文化强调人与人的关系,重德,讲秩序。 这种文化的好处是能凝聚大量的个体,让所有人都往一个主流的文化范式靠拢,进而形成一个有共同目标的整体。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 这种文化的坏处是压抑个体的需求。它要求每个个体要牺牲一部分自己的需求,去成全别人的需求,亦或去成全那个整体的目标。 我们经历过的一些具象的文化习俗,有压抑个体需求,强调集体主义的成分,比如校服。 我们听的一些抽象的口号,也有压抑个体需求,强调集体主义的成分。比如“大局意识”。 我们接受的一些道德训练,也强调他人先于自己。比如孝顺,父爱母爱,雷锋精神。 有趣的是,“孝顺”一词,在英语里并没有直接的翻译。英语国家的人们不理解孝顺。他们会尊重他们的父母(孝),但未必会顺从父母的意志(顺)。 儒家文化里的理想人格,是一位好儿子,好父亲,好丈夫,好同事。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但这里的“好”,都是指你先对方的需求,后自己的需求。对于你的父亲,你是好儿子;对于孩子,你是好父亲;对于妻子,你是好丈夫;对于上司下属,你是好同事。 那么若摘除掉这些关系,你究竟是谁? 你从一出生就背了孝顺父母的债,你要为父母而活。 有了孩子后,你背了养育子女的债,你要为子女而活。 你说你不想背这债,不要子女。儒家告诉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什么时候你才能为自己而活?你自己人生的意义为何? 当然,如果所有人都只自私地为自己而活,这个世界会很糟糕。但是,只要每个个体都有与其他个体进行互动的需求,他就必然会考虑一定程度上他人的需求。“为自己而活”,和“为集体而活”是频谱的两端。我们需要在中间找平衡。 中世纪的宗教极端压抑人的需求,一千年来科技几乎停滞。文艺复兴后,人们的重点重新回到人的需求本身,带来了科技革命,工业革命。 中国需要进行一次心灵改革,让人们相对更多地关注自己的需求,为自己而活,因为它顺应人性。 改革后,生产力可能进步,也可能倒退。但这是我理解的,让中国的人们更幸福的途径。


有宋博特色的存在主义

本文是博三篇的最后一篇,头两篇为 三十不惑,哈哈哈哈 世界极简史 本文通过一些具象的例子,说说我目前所认同的人生意义,即人生观。 人生目标:追求长期,健康,内心的幸福感。 长期:持久的幸福感。反例是游戏,赌博,纵欲,酗酒,药品,朝三暮四的兴趣与爱情。 健康:不损害身体,不损害他人的幸福感。反例是药物,酗酒。 内心:这是我内心自己认同的,不是社会或他人强加给我的幸福感。这就抛弃了一些文化传统,一些媒体宣传的意义。例子:消费主义,钻石,婚礼,“父母在,不远游”。 有宋博特色的存在主义 我对存在主义的理解源自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及一些网上资料。 存在主義鼓勵人們遵循自己真心信服的價值觀(而非外界灌輸的)來生活,並把這種美德稱為本真 存在主义者自己定义美德。自定义的美德可能与社会的美德相近,也可能格格不入。他们人生的终极目的是追寻自己信服的价值观,追求自己所认可的幸福。社会认可的美德,例如忠贞,守信,甚至诚信,他们都只是选择性的接受。如果他们的美德与社会的期望不符,他们会被认为是“离经叛道”,抑或是“渣男”/“渣女”,“不孝子”,“自私”…… 我的人生观接近存在主义,但不完全一样。因为我额外加了长期,健康这两个限定词。我姑且把它叫为,有宋博特色的存在主义。 危机 有研究表明,给人幸福感的物质基础是血清素,催产素和多巴胺。那么是否给人注射这几种物质,人生就有意义了? 首先,我不认为人类,能用自己的意识完全搞清楚意识的机理。(广义的)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幸福感产生的机理,一定会有我们搞不清楚的物质,或者非物质的存在。 其次,追寻幸福的过程也是意义的一部分。 婚姻 稳定的亲密关系给我充足的安全感,进而给我幸福感。所以我会追求,维护一段稳定的亲密关系。注意,亲密关系不等于婚姻。我认为婚姻是外界,社会加给个人的产物。个人有权接受,亦有权拒绝。我之所以结婚,是出于一些世俗便利的需要,以及对文化的一定程度的妥协。我与爱人目前无间相爱,我们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示给对方,并接受对方。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事实的爱,不需要政府给予一纸形式上的证明。 我感激我的爱人,让我有机会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们能一起成长。 孝顺 我感激我的父母。他们没有强加他们的所认同的价值观给我,并在我的工作,生活的选择上给予了充分的尊重,这让我积极地与这个世界互动。他们与亲戚的关系十分融洽,这让我积极地与人互动。他们给了我衣食无忧的童年,让我不那么追求物质上的满足。他们对我的教育以鼓励为主,这让我积极地接纳自己。 我会在我认同的范围内孝顺我的父母。因为孝顺父母,会让我内心满足。 育儿育女 我会给子女以安全感,以支持,以机会。我与爱人相爱,与朋友相知,与老人相敬,与自己相接纳,言传身教。 我会多鼓励孩子去探索,但也会规定好探索的边界。比如法律的边界,道德的边界,一些诱惑的危险。 我会尽量少批评,最好是不批评,而是引导。 我会以最大化我自己幸福感为目标的前提下为孩子选择教育资源。 我希望他/她是快乐的,本真的。 艺术 这世界上有一小部分人,他们摸到了那个本真的核,体悟到了真理的美好、幸福。他们把体悟通过各种具象的表现手法表达出来,也就成了各种艺术形式。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通过各种感官,欣赏这一小部分人所创造的艺术,从而一窥那个核的美好。这一小部分人是大众与核的桥梁。 工作 工作给我提供物质基础,同时也让我成长。我不感激公司,因为是单纯的利益交换过程。但我感激我在公司里遇到的导师们。他们对我的引导,超过了公司所定义的本职范畴。我感激一个个具体的人,我轻易不感激虚构的事物。例如神明,公司,组织,国家。 我感激自然。 被定义/被评判 – judgement 我不会去评判任何人,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不能被其他人所发明出来的概念所框住。但我会选择性地只与其中一部分人互动。 我也不喜欢被评判。例子:我既不外向,也不内向。我是一个频谱,而且是一个动态改变的频谱。在特定环境里,如果少言寡语会让我更快乐,那我就选择安静。如果积极探索让我更快乐,那我就会与外界互动。我会在内外之间横跳,一切以提高我的幸福感为准绳。 由高级到低级,依次是: 死亡 我是会死的。可能在八九十岁老掉,可能明天就意外身亡。 此时的我不会畏惧,因为想通了人生的意义。甚至好奇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朝闻道,夕死可矣。 我希望无意识地死亡,而不是在死亡前备受煎熬。 如果我在死亡前备受煎熬的话,或者让我爱的人备受煎熬的话,我希望拥有主动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利。 我是谁 人类争论着,是物质先于意识,还是意识先于物质。其实,人类认为的物质和意识,只是人类所能观察到的物质和意识。可能有第三类“东西”,独立于物质和意识,至今仍未被我们观察到。而且,很可能物质和意识本身就是交织在一起的,不是谁先于谁,先决定谁。唯物和唯心都不准确。 如果我们把人类观察到的,没观察到的物质、意识,和第三类人类至今未观察到的“东西”,定义为“存在”的话。 那么我是一种存在。我肉体死后,我仍然存在。 那么,我是谁? […]


世界极简史

游猎 我们只是人类的一种,智人种。与其他人种相比,我们不是最强壮的。 九万年前,智人开始突变,获得了一项新能力:讲故事的能力,尤其是讲虚构故事的能力。 讲故事让智人可以团结50个以上的同伴,开始大规模协作。于是智人靠着团结,打败了其他人种,游猎了更多的猎物。 农耕 一万年前,两河流域的某个智人发现,原来小麦是可以耕种的,并且耕种产生的粮食数量远大于游猎。于是智人们开始定居,过上了我把你养大,你再被我吃掉的生活。叫做农业革命。 古典 农业革命带来了人口暴涨,也带来了剩余粮食。一部分人可以不再从事耕种,转而生产其他物品,社会出现分工,手工业诞生。甚至一部分人可以不再从事生产,而是制定规则,管理其他人。社会出现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国家形成。 人们生产的物品种类增多,物品开始交换。货币,商业诞生。 为了管理更多的人,人要讲出更完备的故事。 欧洲诞生了基督教,讲出了人与神的故事。信主。 东亚诞生了儒教,讲出了人与人的故事。修德。 古希腊诞生了科学,讲出了人与世界的故事。求真。 它发生在公元前后,我们称之为古典时期。 中世纪 公元后几百年,罗马占领了古希腊,君士坦丁大帝钦定基督教为全国推行的好故事。 宗教势力超越了国家政权,商人被打到社会底层。人们不再求真,而去歌颂神明。正值公元5世纪与15世纪,我们称之为中世纪。 文艺复兴 十六世纪,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宗教统治的领域回撤,让出了国家政权与科学。人们开始关注人与世界的关系,开始研习古希腊圣贤的典籍。这场思潮从意大利开始,称为文艺复兴。 近现代 人们开始求真:日心说,牛顿三定律,物种起源相继建立。 科技革命带来了工业革命。工厂代替了农田,城市代替了农村,农民成了工人。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出现。 生产力极大发展,物质极大丰富,这个过程,称为现代化。 货币不仅是贮藏财富和交换媒介,还可以生出更多的货币;生产资料和生产者剥离,我们称为资本主义。 工人被压迫,看不到生活的意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于是他们讲出了另一个故事,称为共产主义。 欧洲的某个国家社会矛盾激化,统治者宣扬人种优势,讲出了另一个故事,称为法西斯主义。 二战消灭了法西斯主义,冷战消灭了共产主义。目前世界上还剩下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和东方国家的特色社会主义。 这三个主义的兴衰,我们称为近现代史。 当代 对钱的盲目追求和机器对人的异化让一部分人反思现代化。他们遵循自己真正信服的价值观(而非外界灌输的)来生活。开始向内探求,关注自身的情感,称为存在主义。 资本主义意识到人们对人生意义的怀疑,且有商品过剩的危机。他们通过媒体、广告向消费者宣传“你要多消费。购买即意义”,称为消费主义。 统治者要维系统治。他们控制信息,通过媒体向人们宣传“你生在这里是幸福的”。称为爱国主义。 有一些人,看透了上面的所有主义,又无从改变感到无力,或者没有看透,只是直觉觉得“哪里不对”,怀疑一切,称为犬儒主义。 参考资料 《人类简史》,汤质看本质。 扩展阅读: 三十不惑,哈哈哈哈 有宋博特色的存在主义


三十不惑,哈哈哈哈

2022年的大部分成就,似乎都是在临近新年的尾巴上完成的。也可能是峰终效应,对终记得多一些。 我想大声的说,我不惑啦!我今年三十,比孔子说的还早了十岁。 不过,我不知道我的不惑的状态会持续多久。我希望它能持续的久一点。甚至不久也没事儿,因为这说明了我又有了提高,认识到了我现有的认知,不够完整。 人生的意义 真理无比简单,是我们搞复杂了。 人生的意义就在于追求自己的内心所认同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是你纯粹的内心的声音,而不是社会,外在所给你的期许,也不是一块红布下看到的幸福。 不过不能纵欲,需要在幸福感上加一个限制。 我的人生目标:追求长期、健康的幸福感。 我很佩服央视路人采访“你幸福吗?”那个节目的幕后策划者。他是看透了的,希望让大家关注内心的幸福。只是民众没有共鸣,反而造就了“我姓曾”的笑点。其实,这个问题问得太本质了,路人采访,在当时的状态下,很难隔离掉外界的嘈杂,去听内心的声音。 马斯洛与ERG 有了人生目标之后,下一步是如何落地。落到个人身上,形成可以执行的计划。 马斯洛的需求模型是线性金字塔形的。ERG是球,我更认同ERG。 ERG把人的需求分为Existence (物质需求), Relatedness(与外界互动的需求),Growth(与自己互动) 为了追求长期,健康的幸福感。 我需要一定的财富,支撑我舒适的生活与物理安全(existence)。 我需要稳定、信任的亲密关系(relatedness)。 我需要觉察自己。觉察自己的emotion/bias/mindset/believes,接纳并提高(growth) 困难与克服 在实现ERG各个方面的小目标里,我会遇到各种困难。比如, 其实这三个困难,对比我的ERG理论和人生目标,可以归纳为一个困难:知行合一。 新的一年,我希望修炼到知行合一。 文化和信仰 文化是水平的,能凝聚人,也会束缚本我。 信仰是向上的,不容质疑的。 二者都可以作为你的工具。作为工具后,收放自如。 小心!不可完全背离文化,除非你没有relatedness(这里特指与人沟通)的需求! 道,真理,三位一体 信仰之上,还有一的点,那个点是真理。参悟之后会获得极大的幸福感,甚至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老子和孔子把它称为道。基督教称为三位一体,灵。 道不可说,一说就错。因为它超越了语言的界限。道比人高,语言又是人发明的。语言无法准确描述道。 本文为博三篇之一,其余两篇为: 宋博特色存在主义 我的世界观


文化和信仰,工具和现象的探讨 – 706空房子

综述 在不同维度中有着既定的规则,看似混沌的状态永远在一定的秩序下运行。所谓得道者,是看透了本质,一些影响趋势因素过归纳起来往往都有相似相同之处。 背景 我们需要跳脱被外界定义的思维/取向/需求。例:眼镜,钻石,婚姻,生育,奋斗。听你的内心,你的内心真正需要什么? 我们能观察到的周围的具象的东西,绝大部分都是现象和工具。例:通胀,战争,(与政治结合的)宗教。都是这个世界规则制定者的工具。为的是达成某种目的。他们不是本质。 我们观察到,各个国家,有一部分群体,开始藐视被制定好的规则,开始追从自己的内心。这个世界正在面临转折。转折指既定规则出现裂痕,上下流动的通道被打开。 创业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质都是某种形式的供需关系。 混乱的时候,会有新的需求产生,你满足别人这个需求,即为创业。财富(可能)会向你聚集。 或者,你凭空创造一个需求,然后去满足别人的这个需求。做下一个眼镜,或是钻石。 如何寻找创业机会?从宏观变化到微观,找到那条绕不开的通路(path)。例:payment 从自己,自己和他人,自己和环境。三个角度去思考。 信仰与文化 信仰是向上的,内在的,是不可证实与证伪的。例:人权,共产主义,善恶报应。 文化是水平的,外在的,是连接人与人的。文化凝聚人们,但又限制了人的本我行为。 信仰和文化也可以作为你的工具,达成你的目的。 灵 信仰和宗教之上,还有灵。灵超越了语言的界限,不可说。它是宇宙万物的真理。 朝闻道,夕死可矣。 道法自然。 社会权力的来源 Michael Mann – Source of Social Power 相关阅读 《佛陀传》《悉达多》《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 延伸 与自然,宇宙相比,人不是高级的。一切被人定义出来的东西,都不高级。 真理是一个球,每个学科都只是这个球的一个面。学科也是人为划分出来的。需要融会贯通,各个学科都要涉猎。或者说,要求真。 懂了以上的所有道理,还不完整。还需要知行合一。一万小时定律下,没有什么知识,技能是学不会的。


COM19与禅修

今年春天和秋天上了两次斯坦福的COM19 ,分别试了两种不同的参与形式。 第一次是by the conversation。我是旁观者,我在分析对话为什么会这样进行,课程是如何设置的,为什么能让12个陌生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开心扉。我收获了从理智上分析对话原理,设计这种人际沟通课程的能力。 第二次是in the conversation。我是参与者,我体察我的感受,分享我的感受。我在情感的惊涛骇浪中挣扎,逐浪。我感受到了情感的力量,情感对我的冲击。 我深知要让文章更广泛地被读者接受,我需要由浅入深,以读者为中心行文。可惜我比较懒惰,以及这篇文章还是供我自己之后翻阅为主,所以我会略过思考过程,言简意赅地罗列心得。我相信即便只是这些零散的心得,还是能在一些读者心中产生共鸣。为了更好地还原我课上学的知识,关键词我会用英文代替。 只有动物,人,才有emotion。如果你在交流中只展示analytical thinking,而没有emotion的话,那你会被认为是冰冷的machine,而不是human。 analytical thinking和emotion是光谱的两端,你需要在中间找平衡。 connect to people first. execution follows. 15% learning zone. only disclose stuff that you feel comfortable to share. Do not take off the armor and throw it away. Learn the ability to take off the armor when […]


2022载歌在谷春晚 总结

2022载歌在谷春晚,顺利举办。这是我在载歌在谷的第三年,也是第二次当出品人。写下一些经验教训,供自己反省,也供后人借鉴。 舞台的魅力 舞台表演,可以上溯到古希腊。 两千多年前,帕特农神庙脚下,狄奥尼索斯剧场,上演着索福克罗斯、埃斯库罗斯和欧里庇得斯的悲剧。悲剧是人献给神明的礼物,表达了人对人生无常的理解。 古希腊公民在欣赏悲剧时,进行了一次超脱现世的旅行。 我们办晚会时,也希望能带着观众跟我们一起做一场梦,做一个超脱现实的梦。 疫情 2022年,疫情仍然是举办活动最大的变数。 九月份,张越和我开了个小会,制定了如下的疫情预案: 如果county禁止室内集会,取消春晚。 如果county建议取消室内集会,空场直播。 如果报名时,50%志愿者只想线上,或者50%演员只想线上。做线上晚会。 如果以上条件都没触发,做线下带观众演出。 当时来看,这个预案考虑得很全面。但如今回顾,它有两个弊端。 其一,它忽视了疫情的变数。志愿者报名在9月份,彼时第二针全面铺开,全国新增case数都在下降。没曾想11月26日,Ormicron被WHO列为Variant of Concern,迅速在全美蔓延开来。很多九月份说愿意来线下的同学,其实在年底就未必愿意来了。 其二,county的规定是安全下限。社区应该在county的规定之上,制定符合社区文化的,更符合志愿者意愿的预案。华人对待疫情普遍偏保守,社区制定的预案,也应该比county更加严格。 如果能改进的话,就是如果有超过2/3的核心志愿者(联合出品人)觉得之前制定的某项决议已经过时,不符合现状。那么可以投票推翻之前的决议,重新制定预案。 游园 今年”载歌在谷“最大的宝藏女孩就是草莓,我们的游园出品人。她临危受命,挽大厦于将倾,救团队于水火。第一次参加载歌在谷,就办成了”载歌在谷“史上最大规模的游园活动。我自忖是没有这个能力的,荣誉属于她。 权力的来源 出品人,组长的权力来源一定是自下而上的,来自于每个志愿者对你的认同。因为每个人都是志愿服务,干得不愉快了,可以随时撂挑子走人。这有点像国家的权力来源,根据卢梭的观点,国家的权力,来自于每个公民让渡出的一部分个人权力。 管理社区也有两个方式,一个是自上而下,靠权威(authority);一个是自下而上,靠共识(consensus)。我之前是很推崇后者。在观察了张越治理社区的方式后,我意识到两者结合才能平衡。前者重效率,后者重公平,缺一不可。不能走向任何一个极端。 当然,一个更理想的管理方式,是潜移默化地将社区的愿景传递给每一个志愿者。这样志愿者的共识,与社区的权威一致。 张越的总结:http://bosong.link/2022-yue-wwl 核心志愿者 有不可替代技能的志愿者,一定要留住。留住人,就要明白他想在社区获得什么。如果是”自我实现“,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儿,那就给他平台;如果是想获得“认同,尊重”,那就多给credit;如果是想“交友”,那就创造机会。这三点不是互斥的,是综合在一起。 欣慰/八卦 欣慰的是,这届春晚,志愿者内部又成了至少两对儿。很欣慰,也希望成的这两对儿,不要就此抛弃组织,希望还能继续在明年看到他们的身影。 后勤保障 其实不仅是在志愿者社区,在工作中,也有很多不起眼,但绝对重要的活儿,需要人去干。比如送水,买饭,签到,防疫等。以往是内联组的活儿。今年没有内联组,越哥扛下了大部分,我扛下了剩余的。 这些活儿属于做得好了得不到褒奖,做得不好立马被注意,有点像乐队里的bass。但玩乐队的都知道,一个稳定的bass有多么重要,音乐的律动都来自于它。 如何激励大家去做后勤保障?两个方法,一是多给后勤保障的同学credit,二是把性感的任务和后勤保障任务绑定在一起。若要领的话,一起领。 家庭 载歌在谷第三年,老婆大人也成了演员之一。家里的狗狗也出演了宣传片。我们家算是全员上阵了。 谢谢你读到这里,如果对总结感兴趣的话,不妨看看我两年前写的另一篇文章 2019年歌手赛总结:https://bosong.link/2019-wwl 202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