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gbo


System Design – How to build a scalable system

How to build a scalable system? 1.The most intuitive approach – single webserver and database The system has a single webserver with a database Cons of this design: The webserver and database becomes the bottleneck of the system to be scaled up. 2. System with load balancer and CDN Load […]


2019年回顾

2019年,在我身上,发生了四件大事儿。 结婚 在国庆节那天跟橙子领证了,在认识彼此第四年的时候。 一切都水到渠成:相识、同居、求婚、见父母、领证。当然,之后还有婚礼。 自己很幸运。在耶鲁的初雪夜表白,在奇琴伊察下求婚。我们去了冰岛、秘鲁、墨西哥、哥斯达黎加……不过难能可贵的是我们在短暂的游山玩水之外,能包容对方的短处,能够耐得住二人相处中的大篇幅的平淡,和柴米油盐。 志愿者社区 成功组织了一场500多位观众,200多志愿者的载歌在谷歌手赛。 其中发生了很多酸甜苦辣和人事纷争。我学到的,是管控好自己的情绪,以及如何说服别人。 管控好情绪的原则是,让理智压制感性/冲动。我们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宣泄情绪。 说服别人–或者用大陆语系,统一思想–的原则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解释为什么你的提议可以给对方带来好处。 第一条原则也适用于两性相处。如果异性对你礼貌有加,充满理智的话,那么她/他还与你保持着距离。如果她/他曾在你面前情绪崩溃的话,那是对你没有防范了。 我和橙子就是后者,我们时常安慰对方,在对方情绪崩溃时。 职业发展 今年悟到了一些职业发展的原则。虽然自己还没有被进一步promote,但觉得自己在正确的方向上。 1. 有长期的职业目标,这个目标的跨度是十年甚至更久。 2. 长期的relationship的前提是这个关系是互惠互利的。 3. what got you here won’t get you there. 4. story telling could stimulate human body to produce the oxytocin that build trust 乐队 第三次组乐队,名字叫三分钟乐队,和茄子乐队。 和大叔和Adam的组合酣畅淋漓。我们有着相似的音乐审美:痛仰,新裤子,李志, 乐队的夏天 。说一个歌名,我们都听过,排练三分钟,直接上。于是叫三分钟乐队,也有三分钟热血的意思。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弹再见杰克的收尾时,多弹了一个小节。Adam打鼓帮我圆了回来,两人一个眼神,共同在强拍结束。这种互相support,心有灵犀的感觉很奇妙。 和茄子更搞笑。大家都是摄影师,于是叫茄子乐队。电吉他让自己充满了力量,电流被功放放大,又被效果器扭曲着,混合着刀与风暴,汹涌着向前。 音乐是在稳定与不稳定之间切换的。很多其他的艺术、运动也是如此。 大三小三很稳定,1与6很稳定。七和弦九和弦,属和弦不稳定,需要回归到主和弦上解决。人的情绪就被带着在稳定与不稳定间游走,完成音乐旅行。 架子鼓也是,动次打次很稳定,加了花又不稳定。稳定与不稳定间切换。攀岩,芭蕾,也是如此。一定要有稳定的姿态到不稳定姿态的切换,最终又回到稳定的过程。


哥斯达黎加没有历史(附旅游攻略)

哥斯达黎加没有历史。 前哥伦布时期,这里是一片蛮夷。与奇琴伊察和马丘比丘相比,当地的玛雅人和阿兹特克人吝啬地没有留下任何遗迹。 16世纪,西班牙人上岸,带来了疾病,天主教,和西班牙语。 橙子还是挺厉害,学了两个月西班牙语,现在能用西语买车票和点菜。我们再也不用按图索骥,或者用谷歌翻译。只是她的西语时灵时不灵。这不,刚刚把我的big mac点成了单层牛肉堡,不过我们吃得还是很开心。 后来点菜时,宋老师直接上手语:dos pollo(两个鸡),又指了指自己的大腿,意思是两个鸡腿。服务员笑得前仰后合,小店里充满快活的空气。 首都圣何塞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小城的模样:狭窄的街道上跑着铃木和摩托车,街边卷帘门上满是涂鸦。 贫且不乱,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或许是因为贫富差距不大吧。(实际上,哥斯达黎加人均GDP比中国还多20%,而基尼系数比中国还高。旅游观感和统计数据差别很大) 450万人民,5万平方公里,算得上小国寡民。40%的森林覆盖率,值得哥国人吹上一笔。在这里,建筑和人类只是点缀, 森林才是是主体。 Manuel Antonio国家公园里,目光犀利的导游总能在繁枝茂叶中找到树懒、蜥蜴、猴子、陆地螃蟹这些热带丛林里的神奇物种。 看得我们嘴巴大张,像吃了……一样。 树懒移动得很慢,Zootopia里没有丝毫的夸张。他们常年生活在高高的树上。一周才到陆地上一次,为了上厕所。 门票以美元标价,付现金的话可以免掉13%的税。美元可以在南美多国流通,方便了旅客,悲哀了当权者。 云雾森林里,每棵树都是个小生态系统,上面爬满了成千上万个植物。这里的树甚至可以从树枝上长出不定根,不定根一直向下生长,扎到土壤里。 La Fortuna的火山没什么新奇,倒是火山下的温泉酒店特别舒服,可以泡上一整天。 哥斯达黎加的治安很好,好到可以晚上独自出门,可以坦然地把iphone和单反拿出来拍照,这在其他中美洲国家难以想象。 哥斯达黎加没有历史,来这里的话,请忘掉遗迹与神殿,专心享受热带雨林与温泉。 不过,就算没有历史又如何,人家的足球队照样进世界杯。 旅行建议 安全 当地治安较好,比墨西哥和秘鲁好得多。景区小镇上可以露手机独自夜行 电压220V,插座与美国相同。中国和美国的电器可以直接使用。 当地汇率 美元:科朗=1:550 (2019/12) 去哥斯达黎加机场,或者当地银行以美元现金换汇。旅游项目可付美元。小镇饭店、旅馆大部分可刷visa,部分支持american express。 电话公司有三家,私营的Claro, Movistar 和国企kolbi,任选一家即可。要让懂西班牙语的当地人或朋友帮忙激活才能使用,激活时需要护照号码。在便利店预充话费,再选上网套餐。1GB 5刀左右。 报警电话911。 记得买旅行保险。旅行时吃坏肚子、生病、发生事故的概率比在国内大得多。 交通 主要城市公交可达。 租车很便宜,税前10刀一天左右。记得选自动档。买liability。collision你的信用卡可能可以cover。美国的车险只保美国国内开车,部分可保加拿大。 La Fortuna到San Jose的路况很好,paved road。租个sedan可以胜任。 靠右行驶,发生事故时,请不要挪车。打电话给911与租车公司。 加油时会有人帮你加油,不需要给小费。 吃 哥斯达黎加的服务费已算在账单里,不需要额外给小费。 部分饭店付现金的话可以免13%的税。 soda是小吃部的意思,里面的菜很便宜。 […]


婚姻与博弈

选秀类节目的内核是类似的:理想、逐梦,这些我们在工作中难以获得,生活中又缺乏,童年时又充斥的事物。看这些节目,可以弥补生活的空虚,唤起童年的回忆,让我们做个再次年轻的梦。 《乐队的夏天》里各个乐队的表演我已经记不清,唯一记得的就是亚东的点评:“有些乐队在台上的表演是紧的,有些是松弛的。” 人也一样,在不同的场合下有或紧或松的状态。在工作场合,陌生人面前往往是紧的,高谈之乎者也,礼数有加,目的是让别人舒服。在家里,亲密朋友间往往是松弛的,喝酒吹牛,扣脚剔牙,目的是让自己舒服,并且知道对方能包容自己。 相敬如宾并不是夫妻应有的相处方式,因为它太紧了。 紧也有紧的魅力。它吸引着无知的陌生人:无私、体贴、阳春白雪。多少厌倦松弛生活的人敌不过外面紧的诱惑,不曾想由紧转松后,世界还是那个样子。 如果说人性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话,那么初看起来,白头偕老初似乎是反人性的。因为人在结婚后,很可能会遇到比目前配偶更合适的对象:或年轻,或貌美,或有钱,或价值观更合。 但是细想之下,有两个原因会维系着白头偕老,一夫一妻。 一个是紧与松。人们在配偶前是松弛的,在潜在对象前是紧的。紧会吸引你,但你不知道对方松下来后是怎样的风景。 一个是反复博弈。如果婚约没有任何约束,可以随时撕毁的话。那么配偶就不再有安全感。除非双方都能认清并接受这一点,否则新的婚姻必然更不稳定。 刚刚与橙子完婚,标志着新的旅程的开始。写下这段话,预防未来的挑战。 校园恋情很美好,一是我们身无长物,单纯地喜欢对方的才华和容貌,而不是车马与绿卡;二是感情经历简单,没有历经世事沧桑,也就少了套路与提防,可以把自己坦然托付给对方。 宋老师


Ngrx 笔记

课程资源: www.ultimatecourse.com 3 principles in Redux single source of truth One state tree inside store predictability, maintainability universal apps (SSR) testing and debugging State is read-only Derive properties from state Dispatch actions to change the state Immutable update patterns return a new array, rather than change the current one pure […]


Short URL Service Design

Project Description Given a long url and a user specified short url. Map the short one to the long one. Very similar to bit.do or zgzg.link The service is for personal usage, peak traffic is 1 qps Following features should be implemented, ordered by priority. P0 means top priority, or […]


活性炭、脑科学、翻译语义偏移

2019-08-09 周五晚 人脑分三层,由低级到高级,由进化顺序分为:爬行动物脑、古哺乳动物脑、新哺乳动物脑。 爬行动物脑,由脑干,小脑,基地核构成。控制人的心跳,呼吸,睡眠和觉醒。也造成了人的天性:死板、贪婪、疑心妄想。 古哺乳动物脑(边缘系统),由海马体、海马旁回、杏仁核等构成。杏仁核创造情绪并产生相关的记忆,海马体把短期记忆转化为长期记忆。 新哺乳动物脑(新皮层),新皮层首次出现于灵长类动物的大脑。分为左右两个脑,也即我们所熟知的左右脑。右脑决定了我们的抽象思维,空间思维,音乐感。左脑决定了逻辑能力,言语能力,理性思考。 最为重要的是额叶前端,控制着高级的认知功能,还能抑制低级脑的活动(比如爬行动物脑),防止人做出不恰当的举动。(参考资料) 人脑是逐渐演化的,先进化出爬行动物脑,再是古哺乳动物脑,再是新哺乳动物脑。其中额叶前端是最晚进化的,所以功能也比较欠缺。而额叶前端是主管人的自律、抑制低级脑的不恰当活动。所以这部分脑要着重训练,培养自己的自制力。 翻译的语义偏移。 中美联合公报(建交公报),英文版用了recognize: acknowledge the existence, validity, or legality of (PRC). 马克思主义中“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指的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社会经济制度,社会生产关系的总和。 这里“经济基础”的翻译有点歧义,容易让人联想起“一心进行经济建设”,“闷声发大财” 活性炭出口贸易,做渠道 07年开始,美国对中国的活性炭征收反倾销税,持续到现在。彼时,美国一吨活性炭$3000,中国一吨活性炭,过完海关,$1000不到。反倾销税228.11%,意味着中国的活性炭的在美售价为$3228左右。 活性炭,根据孔隙大小,有一千多个门类。可以根据客户的特定需求,设计,订制活性炭。比如,我想净化多瑙河的污水。那么先进行污水取样,分析,再针对其污水成分,设计活性炭,达到最佳的净化效果。 越是发达的国家,活性炭的需求越大。 活性炭的需求两大块,水净化,尾气净化。水净化又分为两大块,上水(饮用水)净化,下水(污水)净化。 签订了活性炭合同后,一般客户很少再换活性炭供应商,因为迁移成本太大。设备,研发,都要重来。这点很像云存储,选定一家云服务提供商,就很难迁移,因为成本太大。 拓宽渠道,从日本来讲,是从退休的商社高管入手,从之前积累的人脉入手,这比业务员直接冷启动地推,高效得多。 如何积累人脉?保持联系,圣诞节寄一个贺卡,平时送个小礼物,等等。 美国的活性炭大厂,是calgon。


香港问题 – 反送中

香港出事儿是必然的。 香港的优越地位是有历史原因的。中国建国之初,西方封锁,香港成为了大陆和西方沟通的唯一渠道。垄断地位,使得香港发财。货物从这里过,都需要留下一笔钱。 联想中美贸易战时,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成为中国货物出口的转运港 (transshipment) ,这三个国家赚了一笔了。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陆与西方直接对话,香港的优越地位不再。80年代时,董建华启动数码港计划,想打造数据经济。可惜董先生斗不过香港的地产商,数码港计划变成了地产开发计划。如果数据经济搞成的话,大陆的马化腾,马云也就没了,因为香港的资本,人才,是当时的大陆所无法比拟的。 香港开始衰落。 香港的年轻人不是失望,而是绝望。港大的毕业生,月薪才能拿1万人民币左右,根本生活不下去。 看不到未来,香港的年轻人点火就着。 占领中环,反送中。 当然大陆当局也有错误。大陆与香港的高层接触密切,但与老百姓接触不多。 比如前几年搞的自由行,原想是帮助香港经济。结果是富了富人,穷了穷人。 这次的修改条例,程序上有点问题,着急了,没有充分听取意见。结果出事儿了。 为什么大陆好像不怎么管呢? 其实香港再闹也闹不大,并且正好是一个免费的民主制度的反面教材。 原来香港还有一个意义,就是为台湾的一国两制的做样板。现在这个意义也不大了,直接一国一制好了。 金灿荣


歌手赛回忆录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下午,谷歌办公室。 越哥(“载歌在谷”社区理事)找到我,说要聊一聊。 彼时的我,是春晚赞助组的志愿者,刚忙完春晚,身心俱疲。 我猜越哥是想让我当歌手赛的赞助组组长,说实话,我没有任何兴趣。已经盘算好敬谢不敏, 另请高明的措辞。 “大家对你的春晚表现也都挺满意的”,越哥说。大佬的开场白永远是和风细雨,与你拉近距离,“所以看你愿不愿意当歌手赛的出品人?” 这个“所以”弄得我措手不及,已经到嘴边的“另请高明”又吞了回去,“我考虑考虑吧,我需要知道出品人的职责,付出的时间和所需要的能力。” 我花了一周时间,和Daisy(歌手赛导演),小崔(去年的出品人),以及载南(社区发起人)聊了聊。和小崔聊主要是聊活动经验,聊出品人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和Daisy与载南主要聊能不能合得来。毕竟如果我接了这个活儿,需要与他们一起共事。 周末,过了一遍往届的What We Learn文档,大致明白歌手赛的流程以及以往踩过的坑。征得了未婚妻的支持后,接下了这个活儿。 作为一个新人,带领一个团队很难。难在没有之前积累的威望。 威望来自哪里?马克斯韦伯指出三个来源: 传统型、 法理型和魅力型。我不是越哥和载南,没有传统型威望。作为志愿者社区,法理型在这里又是最弱的。所以只能从魅力上下手:你做了别人做不成的事儿,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信息,或者指出别人没想到的问题。当然有时候,长得帅也算。 压力也是有的,有时来自于被拒绝,有时来自于不确定性,但本质是能力与责任的不匹配。压力会让人情绪暴躁,或者情绪低落。如何化解压力?我没有灵丹妙药,但是我相信这个情绪能力图:当你在情绪低谷时,总能够走出来的。 刚接手歌手赛时,是“你不知道你不行”(假high),接着是“你知道你不行”(低谷),然后是“你知道你行”(meets expectation),最终到了“你不知道你其实很行”(exceeds expectation)。 在这里,我想对所有帮助别人走出情绪低谷,或者安抚别人情绪的志愿者,以及志愿者家属致敬。 歌手赛里涌现出的杰出组员,也是化解压力,给你动力的重要源泉。 Kai的Logo,John的投票,曹总的灯光,Zhenyu的赞助,Nancy的票务……等等等等。列名字的话,可以列足八百字,凑一篇高考作文。 歌手赛充满波折。直播,preshow,这些都是创新之举。这意味着我们无经验可循,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的计划一直在变,这导致剧场也搞不清我们在做什么,产生了误会。 如果明年还有这么大规模的话,那么外场的活动也可以发一个tech spec给剧场。及时交流,减少他们的不确定性。 不过今年,Jackey, you are the hero. 四个月以来,所有志愿者不计酬劳的付出,共同办成了有专业制作水准的歌手赛。我们再次创造了奇迹。 不计酬劳,志愿者图的是什么呢?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可以解释。 来当志愿者的小伙伴,追求的是第三层,甚至是第四层往上的需求了。这也是为什么社区要给做事的人credit,因为要满足他们的尊重需求,认同需求。这样志愿者才愿意留下。核心志愿者们,追求的是第五层需求,追求的是自我实现,自我挑战。此时,社区的重点不是给他们credit,而是要给他们平台和机会。 如果留一句话给未来的志愿者的话,我想说:对事不对人,相信对方的good faith。 压力大时,人会本能地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方式有发脾气,有拒绝沟通,甚至怀疑对方做事的出发点。有这些想法和行为都很正常,因为这是人的保护自己的天性,由基因决定。 但我建议,只要对方也是“载歌在谷”的志愿者,那就不要怀疑对方的本心。只要抱准了这个原则,及时沟通,一切问题都能解决。 感谢大家加入载歌在谷,加入歌手赛。这半年的时光,将成为我,也希望成为大家最难忘的回忆。 关于未来,大家还会看到我出没在社区里,只是会以另外的身份,为大家打气。 如果你想听更多的经验教训的话,可以点击这里。 宋博 2019-07-21 写于决赛次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