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群晖 Synology 安装教程

https://www.nas2x.com/threads/dsm-6-2-1-20190221.29/ 家里的Dell电脑不支持6.x的引导,只能用下面的5.2的系统。 https://www.nas2x.com/threads/xpenoboot-for-dsm-5-2-5967-1.13/ 不过可以尝试洗白,用quickconnect https://zhuanlan.zhihu.com/p/21941961 详细的群晖教程 https://www.chiphell.com/thread-580014-1-1.html


投资笔记

reverted bond yield curve的含义,视频介绍 https://www.wsj.com/articles/bond-yields-extend-drop-toward-2-11559929639?mod=searchresults&page=1&pos=14


秘鲁

一出利马机场,我们就钻进一辆Uber。司机叫Martin,棕色皮肤,短卷发。他不会说英语,我们不会说西班牙语。一路上比比画画,双方点头憨笑着。 出了机场的区域叫Callao,很贫穷,也很危险。街边的二层小楼破败着,铁门紧锁,像极了中国90年代的县城。所不同的是,中国的县城是野蛮但茂盛,街边人头攒动,三轮车盛行,每天都有“开业酬宾”,也有“最后一天清仓甩卖”。这里的街边是人去楼空,像是垂危的老人。只有大黄狗无精打采地晒着太阳。 从机场奔向富人区Miraflores的计程车呼啸而过,不作丝毫停留。 如果说中国的贫富差距体现在中国的东西部的话,那么秘鲁的贫富差距则体现在临近的两个区。只消半个小时车程,你就能带着在古驰店沾染的香水味走进断壁残垣。 Martin用的华为手机,苹果在这里算是奢侈品。我刚想说“Huawei,I’m from China”套近乎。话刚到嘴边,华为就死机了,就在切换app的途中。我伸伸舌头,只好作罢。Martin倒也见怪不怪,熟练地结束应用程序,重启导航,换个档,还能腾出手来滴一下前面的司机。 Martin不懂英语,我们不懂西班牙语。双方比比划划,终于抵达了酒店。 感受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在此处工作,体会当地人的一天。 谷歌在秘鲁的办公室不大,也就十几人。V先生向我介绍谷歌热气球项目,在南美大陆的三万米高空上,漂浮着数个谷歌热气球。它们作为通信基站,为南美国家提供手机信号服务。 语言不通是比较麻烦的,好在有谷歌翻译,磕磕绊绊地完成了基本的交流。 利马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只停留了一天半,就奔向印加帝国的故都,库斯科。 库斯科海拔3400多米,相当于把泰山和黄山叠在一起。海拔高,空气稀薄。这不,橙同学到的第一天缺氧了。我们来了个医院一日游。 医院的介绍写的也简单粗暴:专治各种高原反应,并提供英语服务。 出了医院,我们买了血氧仪,和氧气瓶。保险起见,我俩轮番吸氧。俩人像吸毒一样,抱着个瓶子使劲嘬着,屏住呼吸,一脸陶醉,再缓缓地吐出来。 印加人盖神庙时,石头间的缝隙塞不进去刀片;印加的后代开车时,车与车之间只容得下一个后视镜。从天空俯瞰库斯科,密集的车流像极了沙丁鱼群。 西班牙人是盖教堂狂魔。他们占领库斯科后,建造了大量的天主教堂,传播宗教,统治人民。 从库斯科到马丘比丘都是山路,路边是散养的奶牛。秘鲁的奶牛均为散养,牛奶没有有机无机之分,全是有机。 在山顶的马丘比丘,像神迹一样。印加人靠着原始的工具,把石头敲裂,打磨平整,再运到山头。建造住所,供奉神灵。 在山脚下的热水镇,居住着印加人的后裔。把旅游和当地生活结合在一起。街旁有面向游客的纪念品店、饭店;也有服务当地人的小吃摊,学校、运动场。孩子遍地跑着,大黄狗懒散地晒着太阳。 我和橙子专门找小巷深处,游客稀少,菜单上只有西班牙语的馆子,看图点菜。地道、便宜。 运动场是热水镇的中心,而不是教堂。晚上十点,这里灯火通明,人群熙攘。运动场的空间得到了充分利用。明明是半个足球场的尺寸,硬是安上了六个足球门,两个排球网,还有一片广场舞。如果把运动场看成一个锅的话,那此情此景像极了东北乱炖。 音乐和运动是无国界的语言。我加入了场上的排球比赛,比赛成了无年龄无国籍的男女混打。我们语言不通,但遵循统一套规则。一起协作,一起欢呼。 从库斯科出发,飞一个小时,飞到海拔更高的地方,的的喀喀湖。 在的的喀喀湖的一晚惊心动魄。司机先是带我们开到了荒郊野外的码头,然后我们坐上小船,驶向芦苇荡深处。大约十几分钟,豁然开朗。眼前显现了乌鲁族用芦苇草造的浮岛和房屋。岛就这么漂在水面上,远离陆地,与世无争。 上了岛才发现,接我们的老者Bemito不懂英文,我们慌了。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又在孤岛之上,人为刀俎。 交流全靠谷歌翻译,好在Bemito人很善良,我们花了半天力气终于安排好了接下来的行程。 浮岛由湖里特有的植物Totora建成。Totora捆成束,在水面铺开,成了乌鲁人的土地。浮岛踩上去软绵绵的,但整个浮岛很稳,不会随波晃动。Bemito的浮岛有两米多厚,水底的Totora会被水侵蚀而腐烂,于是Bemito家每年要重铺一层Totora。游客的活动加剧了浮岛的老化,他们得铺得更频繁,才能抵消掉水的侵蚀。 湖上没有wifi,电也仅凭几块太阳能电池板供应,勉强能支撑起电灯和锅炉。水由房顶的水箱提供,由湖里的水过滤,再由抽水机抽到房顶。 游客在这里,白天发呆看书,晚上看星星和银河。 当地人原以捕鱼为业,近年来游客带来的大量收入让他们把重心转向了旅游业。浮岛上的一个双人客房,最便宜的一晚上要90美金。 游客给乌鲁人带来收入的同时,也冲击着当地的文化。Bemito的儿子盯着我,”the north face”,他是说我公司发的外套。“多少钱,美金?” 我说别人送的,我也不知道。他仍不放弃,问我的iphone多少钱。“五百多刀”我没说的太贵。他穿着脏旧的当地的外套,说自己还没有手机。 对我们是平常的物事,对他们而言成了奢侈品,冲击着他们的价值观。 可能阿米什人也正经历着类似的境遇。 参考 秘鲁“贫富墙”


Sapiens 人类简史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 Yuval Noah Harari 第十二章 宗教的力量 农耕时代之前,人们信仰的是万物有灵论(Animism),认为世间万物,包括动物、植物,甚至是建筑,都有灵魂。人们认为人与世间万物是平等的。《阿凡达》中,当潘多拉的原住民把猎物射死后,他们会为猎物祈祷,祈祷它死后升上天堂。 农耕时代之后,万物有灵论式微。因为农作物,家畜,变成了人类的财产,不再与人类平等。农作物与家畜也就不再与人类拥有同等的灵魂。此外,人类虽然能够种植庄稼,圈养牲畜,但是需要祈祷风调雨顺,需要祈祷牲畜健康,繁殖。于是向掌管天气、农业的神祈祷,祭祀。多神论诞生。(多神论的起源仍然存疑) 多个神各司其职,也有喜怒哀乐。掌管诸神的主神存在,但不管人类的世俗事务,于是人类也就不祭拜主神。(比如宙斯) 随着时间的推移,信仰多神论的人们,逐渐强调自己所信奉的那个神是宇宙主神,统领一切,战争,农业,健康……并排斥其他神。于是单神论产生。 如今最重要的单神论宗教:基督教与伊斯兰教。


载歌在谷x人类简史x社会学的邀请x哈佛正义课

大学时旁听陈随军的《管理学》。陈老师在最后讲到学好管理学的三个方法: 熟读经书 结交高人 勤于实践 他说,“经书”已经给大家讲完了。“结交高人”和“勤于实践”,就靠诸位的努力了。 载歌在谷给了我实践和结交高人的机会,让我把书本的知识,和实践结合。 这里先列一个提纲,等歌手赛活动结束后,再来完善。 贡献者优先-一场群体狂欢 共同想象、文化、超过150人的协作。 效率与公平-一次没有对错的争辩 官僚主义 vs 信息透明、决策 权力与责任-一对孪生兄弟 主持人选拔,权力与责任并存。 贡献者优先vs办好活动-理解对立统一 一个是对内,一个是对外;二者有冲突,但又互相促进。 声望-给你带来能量 声望,会给人说的话带来能量。同样的话,有声望的人来说,反驳的意见会少很多;没声望的人来说,可能就难以服众。即使说的语言都一样。 声望来源于你的职位(法理型),来源于习惯 (传统型),也来源于你的品质(魅力型)。 帽子-圈住你的行为和立场 帽子指别人给你的称呼、职位。一顶帽子能不知不觉地影响你的行为和立场。你要认清这顶帽子是不是你所需要的,如果需要,留着;如果不需要,像季羡林那样,推掉。并不是出品人一定会比组长们更识大局。只是出品人在这个位置上,没有小组内招人的压力,没有具体执行的压力,所以才能顾及高的事物。组长们本应为本组争取资源。这才是尽职的组长。在其位,谋其政,仅此而已。 理事会同理。 频繁沟通-让团队统一思想 频繁沟通,一致对外。 万事开头难-用人格魅力,建立威信 可以是你办成了别人没法办成的事,可以是你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信息,可以是你拥有别人没有的人脉,可以是你说出了别人想说,但是不敢说,或者没法精炼表达的话。 给一部分人优越感- 汉谟拉比法典,三等人。 德高望重的长老 — 协调,避免站队 站队的话,你的威信就会降低,并且会必然得罪一方。 分清Goal和Implementation – 80%的争论都是miscommunication


哈佛 正义课

第一课 电车难题 你是一位司机,在失控的电车上。电车正冲向轨道上的五个人。岔道另一头,有一个人。你是什么多不做,撞五个人,还是拐向岔道另一头,去撞一个人? 医护室里,五个病人,等待器官移植,他们所需要的器官都不相同。此时,一个健康的人走进来。是让五个人死去,还是把一个健康的人的器官移植给那五个人。 不同的选择,体现了两个道德流派:结果正义与过程正义。 结果正义者会选择去撞一个人,杀一个人,来救那剩下的五个人。 过程正义者会选择不干预,做一个旁观者,强调过程的正义。 结果正义者会发展出功利主义utilitarian。代表人物为Bentham 。 过程正义会发展出自由意志主义Liberalism,代表人物为?。 第二课 海员杀人事件 英国,真实案例。 船只倾覆,五人落入救生船。其中一个小伙子奄奄一息,被其他四人杀掉吃肉。后来四个人获救。 这四个人是否有罪,牵涉出三个本质问题: 人类的一些基本权利来自于哪里?(比如A能否剥夺B的生命权,A能否献出自己的生命权) 一个公平的流程(比如抽签,抽中的人献出生命给其他人吃),是否会让其余四人无罪? 众人的共识(consensus)能否让最终的结果变得道德? 第三课 亏损盈利表 生命能否被量化成金钱? 福特公司的Pinto的油箱设计缺陷事件。福特公司在衡量盈亏后,发现改进油箱设计的花费,比油箱爆炸后给伤亡者赔偿的损失金还要昂贵,于是决定不改进。 捷克政府决定不禁止吸烟。因为吸烟者的早逝会给政府省下养老金,和医疗成本,这个花费大于老年人在世给政府的收益。 功利主义者所面临的三个挑战 能否把生命合理地量化成金钱? 欢愉(happiness)是否有高尚低贱之分? 功利主义没有考虑个人的权利 此外,功利主义者会选择社会的功利最大化。但是,在器官移植的例子里,表面上看,杀一个健康的人,救五个人的功利是最大的。但是,长期来看,这会导致没有人想要去医院做检查,因为谁也不想突然被杀死,用器官救人。功利主义者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量化一个行为的功利值,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 第四课 税收的合理性 自由意志主义认为,人拥有对人的绝对的控制权,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包括放弃自己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所以他们反对家长式的法律,道德要求向的法律,和财富重分配。 家长式的法律,比如安全带法,头盔法,强制征收养老金。它损害了个人的自由。 道德要求向的法律,比如禁止同性恋婚姻。 财富重分配,比如税收。 关于税收,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 政府从我的收入中剥夺一部分出去 这就相当于强制劳动 这也就是奴隶制度 关于税收,功利主义者认为: 人生活在社会中,就不是完全拥有自主权 和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不同,人在社会中挣的钱,是与其他人交互的结果,社会给你提供了稳定的环境。你可以独自一人信仰宗教,发表言论,但你无法独自一人挣钱,因为你的收入是另一个人的支出。所以个人纳税不自由,和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不同。 第四讲 自由意志主义 John Locke的观点与自由意志主义不完全相同。他认为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权是天生的,是在政府、法律之前就存在了。是natural right(天赋人权)。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别人的生命、财产、自由权,自己也不能放弃自己的这三个权力。 John Locke认为,人的这三个权力来自于上帝。人是上帝的创造物,人不能转让这三个权力。对于不信神的人,John Locke说,自然法则赋予了人这三个权力,人不能转让他们。(unalienable) John […]


迁站笔记

主要更新: 全站HTTPS 全站CDN 服务器内存、硬盘升级。(512M RAM -> 1G RAM, 20G SSD ->25G SSD) 从SFO1机房迁移至SFO2 Ubuntu14.04 -> Ubuntu18.04 迁站经验: UpdraftPlus Backups很好用。把wordpress站点上传到Google Drive,再从新的站点把备份下载下来,恢复即可。(同一个google drive app secret只能对应一个client。需要把原来的UpdraftPlus的secret从drive中删掉,新网站上的UpdraftPlus才能连接到drive上。 等网站内容准备就绪后,最后更改域名的解析IP地址,这样用户感觉不到迁站的,无缝连接。 xmlrpc有安全漏洞,不能用。比如易受枚举攻击,DDos等。https://premium.wpmudev.org/blog/xml-rpc-wordpress/ 优化经验: 用GTmetrix来测网站连接速度,并提供诊断报告。 Add Expires Headers 报告指出我的网站没有设置expires header,因此浏览器无法cache我的网站静态内容。网站的打开速度极慢。 解决方法: 首先确定你的apache2服务器安装的module是否包含headers和expires 如果没有的话,安装这两个module,并重启apache2 你可以手动修改.htaccess文件,加入静态文件的cache规则。也可以下载wordpress插件,比如WP Fastest Cache references:https://superuser.com/questions/284898/how-to-check-which-apache-modules-are-enabled-installedhttps://www.digitalocean.com/community/tutorials/how-to-configure-apache-content-caching-on-ubuntu-14-04 https://wordpress.org/support/topic/add-expires-headers-warning-non-3rd-party-sources/#post-11031564 全站HTTPS 用Certbot自动迁站,但要注意HTTP到HTTPS自动跳转的问题。 /etc/apache2/sites-enabled/XXX 、 .htaccess 、wp-config.php文件里都可能写有自动跳转的之指令。 免费的Certificate只有3个月有效期,到期前要人工renew。最好写一个cronjob来自动检测。 全站CDN Cloud Flare有免费的CDN服务,直接修改domain […]


科罗拉多滑雪旅

1. 定旅店后 要确认收到邮件 否则要打电话去确认 2. 定租车后,需要向订车人要confirmation,并确定租车的地点正确,驾驶员驾照没过期,否则hertz租不出来(denver) 3. 科罗拉多州交管局网站 查实时路况信息:cotd.org 周四 11.22 从denver开到estate park,路上遇到elk悠哉游哉地过马路,所有人停车礼让,一片和谐景象。 登落基山,风很大,吹来漫天的扬雪。还没有东北冷。夜宿Estate Park 周五11.23 从Estate Park驱车三小时,抵达狄龙水库钓鱼。路上的天气瞬息万变,过了tunnel之后的那段雪路很滑,很难开。 湖面还没结冰,原计划的冰钓变成了水钓。船长Randy,副手Brandy从小就跟着爸爸、爷爷钓鱼。 钓鱼的方式分两种,一种是把鱼钩拖在船后130英尺的地方,船慢慢地开,塑料鱼形的诱饵就在水里摆动,像是真鱼一样。 另一种是把船停牢,竖直地把鱼钩垂到湖底,然后一上一下地抖动鱼竿,勾引鱼上钩。 这里的鱼饵竟然只是塑料做的颜色鲜艳的小鱼,而且上面还没有气味。并不是国内的那种好吃的蚯蚓。下杆时我还在犯嘀咕:就凭这玩意儿能钓到鱼吗?事实证明是能钓到的,而且还能钓到很多。 鱼钩甩到湖里,水下的世界与你仅凭一根细细的鱼线牵连着。我不知道水面下在发生着什么,只是知道鱼竿抖动后,收起鱼线便是一份收获。可能水面下有个背着鱼筐的圣诞老人吧,他把鱼儿轻轻地挂在钩上,然后拽三下鱼线,提醒你快递到了,感恩节快乐。 惊喜的是,住的酒店竟然有厨房。佳佳和超男直接把鱼烤了。特别新鲜美味。 滑keystone的夜场,雪不是很厚,但是特别爽!缆车总长12分钟,滑下来要20分钟。觉得自己的s形更纯熟了。Demo ski没觉察出来有多厉害,觉得下次会继续租Premium的。 周六 11.24 大雪 周日 11.25 晴 滑得很爽很开心,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进步。看了youtube的parallel ski的教程,教的很好。关键是移动重心,从左脚到右脚,再右脚到左脚。克服换重心时的短暂不稳定带来的恐惧。


BERT 与 Attention – 深度学习

BERT与语义理解发展史 最初,有了word embedding思想。它是想把词映射到onehot vector,再把onehot vector映射到一个向量空间。类似于feature提取。 如何训练Word embedding 起初,人们用语言模型来训练word embedding。语言模型,说白了,就是给出上文,让你预测当前的词是什么。 最简单的训练方法,就是把word映射到onehot vector,再把onehot vector映射到向量空间,再加一些neural networks,最后softmax输出一个onehot vector,作为当前值的预测。 后来有了word2vector,它用当前词的上下文,来预测当前词,也即CBOW(continuous Bag-of-words model)。 但是word2vector无法解决多义词的问题,它没有语境信息。 ELMO ELMO给出了语境问题的解决方案。它用了两层双向向的LSTM。不仅能输出一个单词embedding,还能输出单词在句子中的句法特征,和语义特征。 ELMO的缺点,LSTM抽取信息能力弱于Transformer GPT 用Transformer做单向信息抽取。 GPT的缺点:没有用双向(正向、反向)抽取   BERT 双向,transformer抽取语义。 Transformer很可能在未来取代RNN与CNN成为信息抽取的利器。 zhuanlan.zhihu.com/p/49271699   Attention注意力模型的强大应用 起初,我们用encoder,decoder来encode语句到语义上, 在decode语义到下游任务中。 比如:输入是中文,输出是英文,这就是翻译系统。 输入是文章,输出时摘要,这就是摘要系统。 输入是问题,输出是答案,这就是QA问答系统,对话机器人。 输入是图片,输出是文字,这就是图片自动描述系统。 输入是语音,输出是文字,这就是ASR系统。   Encoder-decoder的缺陷:所有的输入词的权重都是一样的,没有区别。 Attention模型 Soft Attention 以自动翻译为例,在翻译到目标文本的每个词时,encoder出来的语义Ci都会跟着变化,因为source里的每个单词对当前要翻译的词的贡献度不同 先举个例子说明什么是。以“汤姆追逐杰瑞” “Tom chase Jerry”为例。 在翻译“chase”时,chase所占的注意力(0.6)自然比其他的单词”tom – […]


记第一次跳伞

13000英尺(四千米),两个人,一顶伞。 最吓人的不是跳出舱门的那一瞬,而是签免责协议的时候。 “跳伞是一项高风险运动,你理解并同意放弃以下法律权限:发生任何意外,不起诉这里的工作人员、公司本身、飞机制造商、降落伞制造商、叠伞人……同时,你明白任何保险都不担保你跳伞所产生的意外。”总之是把生产线上各个环节的人都免除责任了。 大晴天,无风。对跳伞来说,这是绝佳的天气。 排队的过程中,我看到十几顶降落伞在天上盘旋,那感觉像极了吃鸡的开场。 我们中午也吃的泰国鸡,一天整个一个吃鸡之旅。 跳伞的场地叫Skydive California,在Tracy。小镇很平静祥和,物价也比硅谷便宜许多。 场地很小,只有一个简易跑道,用来起飞,和一片草地,用来着陆。周围就是果树林。 飞机很小,机舱里两条板凳。坐满了跳伞的人。爬升到一万三千英尺,教练绑在我后面。自己什么也不用做,他刷的一下就带我跳了下去。 自由加速带来的不适感很快就消除,甚至没感觉到,就进入了匀速下落阶段。最感觉不适的是呼吸的困难。我必须大口大口喘气。手臂也都麻木了,可能是紧张。 看着远处不会害怕,看着脚下就吓人了。会跳伞的人说,低空跳伞是最难的,一是开伞时间短,二是离地面近,那种地面撞上来的感觉,很有压迫感。 感觉跳伞和滑雪有点像。费了大劲上去,不一会儿就下来了。人生中有一次这种体验还是很值得的,就是我很不喜欢把命拴在单点故障上,比如那个伞包。   了解得知,伞包是有两个伞的,一个主伞,一个副伞。主伞失效的话,开副伞。副伞失效的话,还有一个自动开伞装置,降落到一定高度自动开伞。跳伞者胳膊上绑着高度计,看着高度开伞。不能目视,因为很难,且不准。 跳伞者很多戴着头盔,其实不是为了保护头部,而是为了挡风。因为自由落体时,噪声和风很大,吹着很难受。毕竟如果出现意外的话,头盔也没什么保护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