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ngular + Typescript Notes

Ultimate Course Typescript: A type checking wrapper on top of javascript Property binding both of them are updated dynamically. [name]=”<expression>” name=”<plain string> , or {{interpolation}} as string” Event binding Two way binding Template Ref Rendering flow ngIf, * syntax and <ng-template> is equal to The “*” is a syntax sugar. […]


Thinking fast and slow – Notes

心理学读物《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两个思维系统Sys1 和 Sys2 人懒于用Sys2,但Sys1会出错 调用Sys2需要消耗注意力。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 Sys1倾向于(无脑)相信,Sys2倾向于质疑 Prime Effect 动作与语言的互相prime Familiarity generates reliability Everyone loves Cognitive Ease 传递信息时,降低接受者的cognitive load,信息就会更容易被接受,甚至被相信。 Halo Effect (爱屋及乌效应) Mental Shotgun Jump to conclusion 小样本偏差。人们(sys1)急于找到因果关系。因为这是为了生存,我们讨厌不确定性。 人容易关注信息本身,而忘了去思考信息本身的出处,真实性。 Anchor Effect


Epidemiology – Coursera Note

Week 1: 流行病学的定义 Epidemiology: 流行病学,研究在特定群体中的健康相关的事件的分布与决定因素,以及健康问题的控制。 Bo: 健康相关:它可以是正面的或者是负面的? Epi – on or upon; Demos – people; Logos: the study of. https://www.coursera.org/learn/epidemiology-tools/lecture/0Fpnv/definition-of-epidemiology 由上图可知,公共健康管理系统的目标是确保人的寿命以及生活质量。 影响国民健康(生理、心理)的因素包括 日常行为(抽烟,饮食,性生活)30%; 医疗设施(看病是否困难,医疗设施的质量)20%; 社会、经济因素(教育,就业率,收入,家庭社会保障,社区安全)40% 物理环境(空气,水质量,住房公共交通)10% Bo: 医院是否发达,看病难看病贵只占国民健康的20%,比例不大,但却是影响最直接的,容易上新闻,上政策。更深远的影响国民健康的因素,是社会和经济因素,比如教育、就业、收入等,是间接的。启发:多去思考思考那些长期的,影响更大的因素。用刀杀人,和按动核按钮杀人,都是杀人。后者间接,但影响更大。扶贫,给钱最直接,但帮助周期最短;提供就业岗位间接一些,但是稍微可以持久;提供教育,是目前我能想到的最长远的方式。 流行病学的历史 公元前400,希波克拉提斯(hippocrates)(医学之父),提出空气、水、环境以及宿主的因素会导致疾病。被视为流行病学的开端。 事例回顾:十九世纪中期的英国泰晤士河,垃圾,动物尸体丢进泰晤士河,人们的饮水也从里面而来。霍乱(Cholera)盛行。 Snow(人名),研究霍乱患病地图与水井的分布关系。


Toppa – 笔记

Toppa职场论坛笔记,2019年年末。 Following are some highlights of my takeaways that still resonates in my mind after a couple of weeks:1. What got you here won’t get you thereWhat got you being hired by Google won’t get you promoted. What got you promoted to your current level won’t get you promoted to the next level. […]


Boeing分析 2

Highlight 资不抵债,债转股。虽然美国政府大概率会救波音,但是购买的风险很大。 财务报表:https://investors.boeing.com/investors/financial-reports/default.aspx Goodwill:公司的价值减去公司的各项有形无形资产相加的总和的差值。它是把公司的各项资产结合起来的价值。在东北叫“窝钱”(wo四声)。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odwill_(accounting) treasury stock(股票回购):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t/treasurystock.asp 波音的长期债很多,并且发债回购股票,饱了高管。


Delta公司分析

行业分析 航空业的风险很多,比如恐怖袭击/油价波动/员工罢工/恶劣天气,疫情等等。 各个航空公司服务的差异化体现在航线上。航线覆盖全,覆盖热点的起止站,也就赢得了市场。 Q2和Q3是航空业的高峰,尤其是国际航班,因为假期多。然而,旅客们往往在冬天和春天订票,所以冬天和春天的cash flow会比较大。但收入revenue仍然记录在Q2和Q3上。 公司业务 TBD 公司基本面 根据雅虎财经数据,结合公司的10K,我们得到以下数据: 2019年 EPS $7.3 , Book Value per share $24。 CEO预计2020Q2的盈利缩减80%,让所有员工减薪50%,并鼓励大家自愿无薪离职。 估算2020Q1-Q4的Revenue分别为2019年同期的60%, 20%, 40%和80% ,经过估算,2020 Delta的EPS约为$3.5。 股票估值 套用巴菲特(古早古早)的估值法: P/E * (P/BV) < 22.5 得出 P < $43.5 不过考虑到Book value的2020 projection没算进去,Delta又举债3 billion (利息未知)维持现金流。我们打6折。 那么 P = $43.5 * 0.6 = $26.1 巴菲特在$45左右价位买了几千万刀的Delta,不过与他的几千亿现金相比,这些只是毛毛雨罢了。 https://www.cnbc.com/berkshire-hathaway-portfolio/ […]


System Design – How to build a scalable system

How to build a scalable system? 1.The most intuitive approach – single webserver and database The system has a single webserver with a database Cons of this design: The webserver and database becomes the bottleneck of the system to be scaled up. 2. System with load balancer and CDN Load […]


2019年回顾

2019年,在我身上,发生了四件大事儿。 结婚 在国庆节那天跟橙子领证了,在认识彼此第四年的时候。 一切都水到渠成:相识、同居、求婚、见父母、领证。当然,之后还有婚礼。 自己很幸运。在耶鲁的初雪夜表白,在奇琴伊察下求婚。我们去了冰岛、秘鲁、墨西哥、哥斯达黎加……不过难能可贵的是我们在短暂的游山玩水之外,能包容对方的短处,能够耐得住二人相处中的大篇幅的平淡,和柴米油盐。 志愿者社区 成功组织了一场500多位观众,200多志愿者的载歌在谷歌手赛。 其中发生了很多酸甜苦辣和人事纷争。我学到的,是管控好自己的情绪,以及如何说服别人。 管控好情绪的原则是,让理智压制感性/冲动。我们的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宣泄情绪。 说服别人–或者用大陆语系,统一思想–的原则是,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解释为什么你的提议可以给对方带来好处。 第一条原则也适用于两性相处。如果异性对你礼貌有加,充满理智的话,那么她/他还与你保持着距离。如果她/他曾在你面前情绪崩溃的话,那是对你没有防范了。 我和橙子就是后者,我们时常安慰对方,在对方情绪崩溃时。 职业发展 今年悟到了一些职业发展的原则。虽然自己还没有被进一步promote,但觉得自己在正确的方向上。 1. 有长期的职业目标,这个目标的跨度是十年甚至更久。 2. 长期的relationship的前提是这个关系是互惠互利的。 3. what got you here won’t get you there. 4. story telling could stimulate human body to produce the oxytocin that build trust 乐队 第三次组乐队,名字叫三分钟乐队,和茄子乐队。 和大叔和Adam的组合酣畅淋漓。我们有着相似的音乐审美:痛仰,新裤子,李志, 乐队的夏天 。说一个歌名,我们都听过,排练三分钟,直接上。于是叫三分钟乐队,也有三分钟热血的意思。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弹再见杰克的收尾时,多弹了一个小节。Adam打鼓帮我圆了回来,两人一个眼神,共同在强拍结束。这种互相support,心有灵犀的感觉很奇妙。 和茄子更搞笑。大家都是摄影师,于是叫茄子乐队。电吉他让自己充满了力量,电流被功放放大,又被效果器扭曲着,混合着刀与风暴,汹涌着向前。 音乐是在稳定与不稳定之间切换的。很多其他的艺术、运动也是如此。 大三小三很稳定,1与6很稳定。七和弦九和弦,属和弦不稳定,需要回归到主和弦上解决。人的情绪就被带着在稳定与不稳定间游走,完成音乐旅行。 架子鼓也是,动次打次很稳定,加了花又不稳定。稳定与不稳定间切换。攀岩,芭蕾,也是如此。一定要有稳定的姿态到不稳定姿态的切换,最终又回到稳定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