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估值 – 段永平、巴菲特


原文:关于估值的一点想法

(原文写成黑色,我自己的感悟写成红色。)

在这里有很多问题是关于估值的,所以简单谈谈自己的想法。

我个人觉得如果需要计算器按半天才能算出来那么一点利润的投资还是不投的好。

我认为估值就是个毛估估的东西,如果要用到计算器才能算出来的便宜就不够便宜了。

好像芒格也说过,从来没见巴菲特按着计算器去估值一家企业,我好像也没真正用过计算器做估值关于估值的一点想法 - 段永平 - 段永平的博客

我总是认为大致的估值主要用于判断下行的空间,定性的分析才是真正利润的来源,这也可能是价值投资里最难的东西。

“下行的空间”,阿段在评论里有提到,是指安全边际,也即公司能跌到什么价钱。巴菲特也提到过类似的思想“定性分析赚的狠,定量分析赚得稳“。

So the really big money tends to be made by investors who are right on qualitative decisions but, at least in my opinion, the more sure money tends to be made on the obvious quantitative decisions.

摘自1967年10月9日写的信

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比如假设企业的生涯还有20年,那么它今天的价值应为20*年 净利润*折现率+净股本。我按照企业生涯20年,折现率为0,算了下现在的Google和Apple的价值。一个是1300,一个是274。按现在的股价算,二者的股票都太贵了。

不过,我应该横向比较投资市场上的其他标的。比如债券的yield。如果债券的yield还少于股票的yield+风险溢价的话,那么股票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否则钱往哪去。也可以持着不投?

定性分析,阿段提到,就是分析商业模式,管理层是否优秀,护城河(差异化产品)以及企业文化了。定性分析,是能预测出企业的未来的。定量分析,能分析企业的现在,但难以分析企业的未来。你可以去做projection,但是不准确。

企业文化,商业模式,决定了公司是否可以做对的事情。最基本的文化要求,比如诚信、本分、消费者导向(做消费者真正需要的东西)。

优秀的管理层可以把事情做对。不过,企业文化,比管理层更为重要。

当一个绩效卓著的经理人遇到一家恶名昭彰的企业,通常会是后者占上风,而管理层却已名声尽毁。

巴菲特,我投资生涯25年所犯的错误

企业文化,分三个层面。vision,mission和core value。vision指你的企业要往哪走;mission指企业为什么存在,core value指行为准则。

如果说定性分析公司太难的话,那就定性分析一下你周围的朋友。(巴菲特在演讲中也提到过类似的思路)

有些人的性格习惯看问题的角度,比如彼得,at south,可以预测出他们未来的优秀的发展轨迹。这不是分析他们的现有的资产,现有的工资,现有的地位得出来的,而是定性分析。

同理,公司也是一样。定性分析一个公司的文化,打造的产品,预测他的未来。

一般而言,赚到几十倍甚至更多的股票绝不是靠估值估出来的,不然没道理投资人一开始不全盘压上(当时我要知道网易会涨160倍,我还不把他全买下来?)。

正是由于定性分析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多数情况下人们往往即使看好也不敢下大注,或就算下大注也不敢全力以赴。

当然,确实也有一些按按计算器就觉得很便宜的时候,比如巴菲特买的中石油,我买的万科。但这种情况往往是一些特例。

阿段买的uhaul也是计算器按出来的。发现它比book value还便宜

我觉得估值在决定卖股票时也是毛估估的,比如当万科涨到3500-3600多亿时,我曾强烈建议我一个朋友应该卖掉,因为我觉得万科要持续赚300多亿是件很困难的事,你花3000多亿去赚不到100亿的年利润实在不是个好主意。如果你真的喜欢万科,可以等一等,将来可能会有机会用同样的钱买回更多的股份回来。说实话,我挺喜欢万科的,我想有一天我可能会再投万科的。下次投的时候争取多买些,拿得时间长一点。

巴菲特确实说过伟大的公司和生意是不需要卖的,可他老人家到现在为止没卖过的公司也是极少的。另外,我觉得巴菲特说这话的潜台词是其实伟大的公司市场往往不会给一个疯狂的价钱,如果你仅仅是因为有一点点高估就卖出的话,可能会失去买回来的机会。而且,在美国,投资交的是利得税,不卖不算获利,一卖就可能要交很高的税,不合算。以上纯属个人猜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