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抄底黄石


今年的黄石,难得清净。

提前两周,黄石里的小木屋还能订到位置。门外就是悠闲吃草的牦牛。只是黄石里光污染不小,并不能拍到银河。

热泉,瀑布,熊和牦牛,不一而足。

“奇伟瑰怪之观,常在于险远”并不适用于黄石。路的转角,柳暗花明,便是瑰怪之景;路上突然堵车,便一定是遇到熊或牦牛挡路。

在黄石,熊和牦牛是主,人类是客。

在黄石当个牦牛也挺好,吃喝拉撒,颐养天年。

人似乎要不停找寻新的体验。日复一日地工作久了,就要换个地方逛逛;面包吃得久了,就要看看贩卖理想与远方的选秀;在现实世界生活久了,就要去寻找梦境与童话,用舞台灯光打造梦境,在电视剧里过一把别人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