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 Dalio Ted Talk & The changing world order


There are four driving forces for the economy

Productivity – Human creativeness, knowledge, it grows slowly, but it’s not volatile.

Long term debt – 50 – 75 years, when you begain with a new type of money or credit. The current cycle begins from 1945, when the WWII ends. 布雷顿森林体系成立。

Short term debt cycle – eight / ten years

Politics

  • internal politics – how people deal with each other internally. How to fix the wealth gap. Do we have a common mission.
  • external politics – how countries deal with each other.

Why algorithm trading strategy won’t work in the market

There are two ways in terms of how the algorithm is made.

  1. specify instructions to the machine
  2. putting input/output data into the machine and learn the pattern

The problem is Do you have understanding of the cause-effect relationships. The sample size won’t contain what is happening now (covid-19). You have to go back to what was happening in the 1930 to find an analogy.

How to deal with our 401K

The worst thing is to time the market movement. It’s tough. I have millions of dollars in the market and I know it’s tough.

The investor need to do is to diversify well. The greatest mistake is investors think what (investment instrument) is doing well greatly recently is going to do great; what is doing poor recently is going to do poor, get money out of it, instead of knowing if it is cheap.

Diversify in asset classes, diversify in countries, diversify in currencies. Cash is a worst investment, it deprecates in buying power about 2% a year, it taxes you.

Do you have a little bit of gold. Do you have a little bit of acid(?) in case this monetary system goes down and money is redefined. Be cautious about cash.

Globalization will gone?

The changing world order

变化中的国际秩序

如今的美国局势:

  1. 美国债务高企,利率极低
  2. 美国贫富差距极大、政治观点分歧,这加剧了国内的社会和政治冲突
  3. 国际新兴势力(中国)挑战现有秩序(美国),造成了国际冲突

纵观历史,最类似于现在局势的历史时期,是1930-1945年。这让我忧心忡忡。

译者注:1930-1945年,美国经济大萧条,二战爆发。在此期间,各国债务高企,利率极低,新兴势力(德国、日本)挑战现行秩序(英国)。

历史上,这种新旧势力的过渡屡屡发生。每个周期是50-100年,而这种过渡会持续10-20年。每个周期在两种阶段间切换:

  1. 安定繁荣阶段:财富增长,人们共同乐于工作。
  2. 动乱萧条阶段:人们为财富和权力分配而争斗,生产秩序被打断。甚至引发了革命或战争。

苦难萧条阶段有点像纯净的风暴,它扫除了债务,解决了贫富不均,让发展重新回到了起点,开始新的周期。虽然在新的周期里,往往换了新的国家引领世界秩序。

我的研究方法

历史事件总会重复发生。我需要去研究历史,去找到历史事件中的因果关系。注意,是因果关系,而不是表面规律。

当我找到因果关系后,我就可以随之做出决策:

  • 如果X发生的话,那么我赌Y接下来会发生。

如果事件如我们所料的那样接踵发生,那么我继续由因果关系来做预测。如果事件的发生与我们所料的有偏差,那么修正我们的模型,修改预测。

通过不断实践这个原则,我认识到:

  1. 一个人对未来事件的预判和处理能力取决于他对正在发生的事件的因果关系的理解
  2. 锻炼理解因果关系的能力需要去研究历史上相似的事件是如何演变的

三种力量左右着这个周期不断重演

  1. 长债周期
    1. 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要到期了?reference
  2. 国内财富和权力周期
    1. 贫富分化
    2. 政治两极化
    3. 民粹主义上升
  3. 国际财富和权力周期
    1. 新兴势力/国家

在经济危机时,美联储出手,买资产。导致资产价格上升,富人因为拥有更多的资产,所以他们会比穷人获利更多。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时刻提醒自己我不知道什么比我知道什么更为重要

我预判错的次数远比我预估正确的次数多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我屡次强调分散投资(diversification)的重要性。

历史演变的缩影

历史上曾经先后出现了三种储备货币:荷兰盾、英镑、美元。

纵观历史,财富要么是挣来的,要么是从别人那里掠夺的,要么是从地下挖出来的。

人类的生产力是让世界的财富、权力、生活条件不断增长、改善的最重要的动力。但是各个国家的生产力的增速却是不同的,因为人民受教育的质量创造力工作的勤奋程度把想法转化成产出的效率不同。

虽然生产力的增长对改善生活极为重要,但生产力的增长是缓慢而渐进的,它不会带来谁掌握财富,谁掌握实力的巨大更迭。

有17个重要因素左右了财富和实力的更迭。其中以下4个因素最为重要:

  1. 债务周期
  2. 货币信用周期
  3. 贫富差距周期
  4. 国际地缘政治周期

看宏观历史时,你不能纠结于细节。

几乎所有的事物都是在曲折上升

农业时代,土地拥有权是实力的来源。君主、贵族、教廷联合起来维护这个秩序。

工业时代,资本家控制生产资料(土地、厂房、机器设备、工具、原料),资本家和政府联合起来维护这个秩序。财富和实力来自于教育、创新和资本的结合。

20世纪上半部分,部分人们开始尝试共产主义,然而苏联的例子告诉我们他们所尝试的共产主义的路子走不通。(社会主义仍在尝试)

一个成功的社会机制一定是一群受过教育的精英进行创新,得到资本市场的投资,然后拥有把创新转化成产出的成果/利润。这个机制在资本主义里进行得最好。

信息时代,数据变成最有价值的事物。谁拥有了数据,谁就拥有的财富和实力。

从长期来看,过去500年,人类的生产力是在稳步上升的。

但是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时间尺度放短一些的话,比如1930-1945的经济萧条阶段,就有很多波折。全球GDP跌了10%,股市跌了80%

财富和实力在国家之间轮回

我们取八个参数来衡量一个国家的财富与实力,并且赋予他们同样的权重:

  1. 教育质量
  2. 竞争力
  3. 科技
  4. 经济指数/产出
  5. 国际贸易的份额
  6. 军事实力
  7. 金融中心的实力
  8. 储备货币实力

往前回顾500年,成为世界霸主的国家轮番变换。先是中国,再是荷兰,接着英国,然后美国。如今美国式微,中国正在赶超。

如果把历史往前看得更久远的话,那么中国在更早的时候,一直是世界霸主的地位。

上文提到了八个衡量国家财富和实力的因素。我们选取美国、英国和荷兰,平均取出一个世界霸主国家在上升期和衰退期,各个因素所占的比重。

由上图可知,教育指数是超前的,是很好的预测一个国家成为世界霸主的预测值。储备货币参数是滞后的,是一个国家有了强大的实力后,世界给予其货币的认可。当储备货币在上升期时,整个国家的实力已经在衰退了。

一个国家的周期可以分成三段:上升期、平台期、衰退期。

简单来说,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在上升期,要看以下指标:

  1. 强有力的国家领导人
  2. 坚实的教育能力:不仅教授知识和技能,(还要教授如何创新)
  3. 坚强的工作热情(勤劳勇敢,吃苦耐来,人民奋斗)
  4. 低腐败率,人人都尊重规则与法律
  5. 共同价值观,人民团结在一起
  6. 高效分配资源的系统
  7. 开放的全球思维
  8. 在全球市场中有竞争优势,这让他们在贸易中有净收入
  9. 坚实的收入增长。(这可以让他们投资未来)
  10. 投资越来越多的钱到基建,教育,科研
  11. 高生产效率
  12. 新技术
  13. 占重要的全球贸易份额
  14. 强大的军队
  15. 金融中心
  16. 坚实的股市、货币、信用市场
    1. 当一个国家的贸易在国际贸易份额中占大量比重的时候,很自然地其他国家就会存该国的货币为储备货币。

上升期过后,平台期就会到来。因为在上升的过程中就埋藏着国家实力/财富下降的种子:

  1. 繁荣时期的人民挣得越来越多,这也就让劳动力变得越来越贵。他们的劳动力在国际上失去竞争力。他们的工作让愿意接受低薪的国家的人拿走。
  2. 最成功的国家成功的经验往往被新兴国家所抄走。比如荷兰鼎盛时代,英国的劳动力便宜,英国就雇荷兰的商船设计师给自己设计船,再让英国人自己造,成本降低。抄袭比创新来得简单地多。
  3. 富裕的人自然而然地工作没那么积极,他们更喜欢休闲活动。这也就变得颓废,没有生产力。当子承父业时,富二代往往没有老爸那么能打能拼。
  4. 平台期国家的货币成为国际货币,这让他们自然地可以增债超发,让全球买单。短期来看他们拥有着超然的权利,但长期来看他们会深陷债务危机。
    1. 他们需要维持巨额的军费支出,来维系帝国。
    2. 他们开始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借钱。
  5. 帝国的辐射领域过大,维系它的成本高于了海外疆土所带来的收入。
  6. 经济的成功自然地带来了国内巨大的贫富差距。因为富人和政府会联合起来维系现行秩序,从现行秩序中获利。

衰落期,

  1. 国家债务过高,央行丧失了刺激经济的能力。当经济下行时,央行不得不印钱,这导致货币贬值。
  2. 当贫富差距过大,经济下行时,贫富之间的冲突加剧。极左的民粹(重新分配财富,比如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者)与极右的民粹(维护现有富人的财富,比如资本主义者)冲突愈演愈烈。
  3. 当富人害怕他们的财富被拿走,自己被穷人敌视时。他们会把财富转移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资产类别/货币。如果政府允许富人继续这样做的话,该地方的税收和收入减少,造成恶性循环。例如,目前我们正看到富人离开高税收的,贫富差距大的州。当政府不再允许富人转移资产时,富人更加紧张,想要转移。
  4. 当动荡继续,生产力被损害。整个经济大饼的规模缩小,如何分配缩小的经济大饼更引起了人们的冲突。此时左和右的领导都想控制局面,制定秩序。法西斯主义盛行。这也是为什么1920年代和1930年代,德国日本意大利和西班牙都从民主转向了独裁。当混乱时代到来,更集中和专制的决定,比基于辩论的决定更受人们欢迎。
  5. 当一个国家有了足够的经济,地缘政治,军事实力,它会挑战现行的制定秩序的国家。冲突开始。
  6. 当领先国家的维护其现有的世界影响力的花销大于了它所带来的收入时,这个国家的经济就会萎缩。此时又有外部国家挑战现在的权威。
  7. 当其他外部事件发生时,比如旱灾水灾瘟疫等,就更加剧了国家实力螺旋下降的趋势。
  8. 当国家的领袖无法力挽狂澜时,国家更多的是陷入了命运的轮回,而非领导人的控制。

Look into history to find patterns. Not only to find patterns, but to understand the cause-effect relationship.

Then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cause-effect relationship leads to creating of decision-making rules in the form of “if/then” statements.

  • if X happens, then make Y bet.

If events are on track, we continue to bet on what typically comes next, and if events start to deviate we try to understand why and course correct.

I’ve learned that 1) one’s ability to anticipate and deal well with the future depends on one’s understanding of the cause-effect relationships that make things change and 2) one’s ability to understand these cause-effect relationships comes from studying how they have played out in the past.

 The study & How I came to do it

  • Studying money and credit cycles throughout history, leads to the conclusion of the long-term debt cycle. (50-100 years). In financial crisis, how and why these central bank actions pushed financial asset prices and the economy up, which widened the walth gap and lead to an era of populism and conflic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