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游记 – 台北


大叔在网上找了间民宿,在松山区,台北东部。据房东讲,这里是台北最早开发的地段,所以楼房稍显破旧;因为紧邻机场,所以房子不高,只有四层。但住在这里的都是有权势之人,或是退休的干部,没看到早上楼下的公园里有很多晨练的老人吗,只是傍晚时没有伴着最炫民族风手舞足蹈的大妈罢了。

放下行李,直奔国父纪念馆。搭公车时我出了糗,原本是从后门上,前门下,下车刷卡,我却在上车时刷了卡。下车时我跟司机讲明了情况,司机说:“没事没事”,挥挥手就让我走了。

国父纪念馆是一层的仿中国宫殿式建筑,厅内的布置倒很简单,大厅内一尊孙中山塑像,两旁的回廊介绍孙中山的生平及他的遗物。其中一件孙中山的墨宝:“知难行易”让我想起清华的校风:行胜于言.

在纪念馆四周的平台上,站满了跳街舞的少男少女。他们六七人一组,拿着音响,冲着纪念馆的玻璃门练习着,也没有人阻拦。我想这就相当于在毛主席纪念堂前跳广场舞吧。

国父纪念馆旁边,就是建了一十八年却还没竣工的台北大巨蛋,据说会在明年年底竣工。

第二天,逛台北故宫博物院。博物院坐落在台北山清水秀的外双溪,这里珍藏着1948年以来从大陆运来的60多万件珍贵的文物。由于展厅面积所限,博物院通常每三个月换一次展品,即使这样,要把这里所藏60余万件展品逐个在世人面前亮相,至少需要30年的时间。我们参观时,恰逢文徵明书画展。可惜整个博物馆内禁止摄影,没有留下照片。原本想去瞻仰下那个镇馆之宝富春山居图,结果被告知没有展出;退而求其次想去看看翡翠大白菜(真名为翡翠玉白菜),却发现那个展馆外队伍排得好长;导览图中有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结果也没有找到;在纪念品销售处找到了前些时候火起来的印有康熙笔迹的“朕知道了”胶带。可惜一份要40块钱,想想还是算了。虽然有诸多遗憾,但诸多文徵明的书画还是让我们大饱眼福。印象最深的是他用楷行草三种字体写的千字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第三天,也就是六月三号,送走了博士--他提前回香港,我和大叔逛了中正纪念堂。大叔说纪念堂的风格跟林肯纪念堂很像,也是一个大厅,厅里一尊塑像。塑像后的墙壁上印有“理论,民主,科学”分别对应着他对“民族,民权,民生”的理解和实践办法。到了下午四点,遇到整点的哨兵换岗仪式。仪式进行了足足十五分钟,给我的感觉就是……各种劈枪花枪甩枪看得我眼花缭乱,且表演属性浓郁。

中正纪念堂外便是自由广场,正好遇到五个大学生穿着毕业服照相,拍下一张她们走向中正纪念堂的背影。


自由广场上搭起了台子,支起了喷绘,貌似是为明天的活动做准备。

第四天,特意去行政院和立法院逛了逛,几个月前的太阳花学运兴起的地方。才发现原来台北的政治机构都是连在一起的,总统府,行政院,立法院,检察院,教育部,也就十分钟步行的距离。这不,街上就有开着喇叭的反核宣传车缓缓地绕着这个区域开着,基本上十分钟就能把各大政府机关宣传到了。

立法院很小,只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围墙也低矮,伸手就能够到顶,只有一个大腹便便的门卫在门口玩着手机。难怪这么容易就被学生占领了。

行政院很大,得是立法院的三四倍,围墙上还挂的铁丝网,门口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卫。行政院外被一位老者挂上了横幅:“惩治XX贪官,社会暗无天日……”

隔着八车道大街,总统府只能远远地瞭望,这个曾被卡车司机驾车冲破大门的地方。总统府不高,只有两层,上面挂着青天白日旗。与南京总统府有些像。

看时间还早,又跑去了国立台湾大学逛逛。很古朴!和浙大玉泉挺像,但比玉泉宽阔得多。蹭了一节生物课,老师讲课中英混杂,准确的说,是所有的动词用中文,专有名词用英文。除了一个protein之外,所有的术语我都没听懂。悻悻捏了张照片后就离开了。

晚上逛西门町,大叔终于买到了他心仪已久的马兰草草席。在西门町广场上看到街头艺人的演出,很有趣的是,台北的街头艺人是需要考执照的。

第五天,从台北桃园飞上海浦东,转至沈阳桃仙。在浦东入境时,边境官看看我没有出境记录的护照,问我是否去了新加坡(新加坡是电子签,签证只有一张A4纸,并不在护照上盖戳),我说去了台湾,问从哪去的,我说香港,她说要把港澳证也给她。查验完毕后顺利进关。

其实还挺紧张的,因为我的路线比较奇葩,香港台北上海。之前还与我的台北室友讨论过这个路线的可行性,万一上海海关不让我入境怎么办,室友笑言:“那就买张机票回台北投奔我呗。”

右图:中正纪念堂、立法院、国立台湾大学

2014.6.3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