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亚哥,面朝大海


圣地亚哥临海。

临海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湾区也算临海。只不过它和海之间,还隔着群山。

圣地亚哥则不同。它直接把城市延伸到海边。圣地亚哥分校就建在海边的悬崖上。它的冲浪课直接把课堂设置在沙滩上。海边的悬崖上有许多豪宅,居高临下地俯瞰整个海滩。推窗看浪花翻涌,关门听潮起潮落。

圣地亚哥的沙滩也干净。沙子洁白而绵密,没有一丝杂质。人们在沙滩上或打打排球,或晒晒太阳,好不悠闲。圣地亚哥有一处著名的裸体海滩。海滩上的人们会脱光衣服,涂上防晒霜晒太阳。我们一行三人慕名而来。可惜当时天气多云,海滩上游人稀少,并没有看到港式烧腊店里一字排开,泛着油光的烤鸭。

圣地亚哥位于美墨边境。

当地有很多墨西哥人。他们白天在美国工作,晚上回墨西哥居住。这种周期性的人口流动让我想起中港边境。很多父母在香港工作,因为工资高;孩子在香港上学,因为教育好;但晚上他们又回到深圳居住,因为房价低。他们为了生活,奔波于海关的两头。

美墨边境上有两堵墙.两面墙之间有巡逻的美国警车,墙外是高高悬挂的墨西哥国旗。国旗似乎在向美国的墨西哥人招手,告诉他们祖国在这里,等你回来。

海洋世界曾有虎鲸表演,虎鲸在训练员的指挥下,时而结成一队,时而从水中跃起,时而甩动尾鳍,朝观众喷水。虎鲸表演曾遭到动物保护主义者强烈抗议,理由是虎鲸非常聪明,海洋世界乐园对他们来说太小了,他们应属于广袤的海洋。

海洋世界于是把虎鲸表演改名为逆戟鲸表演,把以娱乐为主的表演内容改成了科普为主。介绍虎鲸的身体结构、习性,以及海洋世界对保护虎鲸做出的贡献。表演照旧,只是名称和内容不同。换汤不换药。

中午吃了一整只火鸡腿,很大很香,十刀左右。

海洋世界里还有清洁鱼,它们会吮吸你的手指,吃掉死皮。国内的足疗店里好像也有这个项目。

薯片岩,是一片薄薄的岩石,伸向天空,因长的像薯片而得名。我站上去时还是有点虚的,生怕它突然折断。

下山的路上看到有人在玩攀岩。他们背着登山鞋,海绵垫,安全绳,从山脚一路爬上来,很是辛苦。

薯片岩附近的山上满是突兀而圆润的岩石。他们杂乱地堆在草丛间,与周围的景物格格不入,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微博上人说是造山运动时形成的岩石,裂开后成了这个样子,有上万年的历史。

科罗拉多半岛酒店,爱迪生在这里第一次点亮商用电灯。

碰巧遇到印度人的西式婚礼。司仪念着印英混杂的经文,绕着新郎新娘举行某种宗教仪式。宾客中有不少白人,民族融合可见一斑。

 

最后,感谢全程吃狗粮但不是单身的越神陪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