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浩湖滑雪之旅


感恩节和朋友来太浩湖滑雪,田佳,老大,小红,晓阳,杰杰胡,一行六人,行程四天。

租了辆Jeep,四驱,因为听说可能会下大雪。还好天公做美,三天来没有下雪,只有临行的前夜开始飘起雪花。

 

第一次开Jeep,觉得它比自己的车壮实许多,外面的风雪都被隔绝在车门之外。车的底盘也高,有种碾压路面的感觉,满满的安全感。

23号晚在三番机场接老大和晓阳,冰岛四人团再次重组。24号上午,接了小红。十点出发,下午三点半抵达太浩湖南端。

Lift Ticket和雪具没有必要提前租,在现场买就好。现场租雪具反倒会更便宜。一开始定了太浩湖南端的Heavenly雪场,在雪道滑下时可以看到太浩湖全景。结果我们抵达那天Heavenly只开了一个雪道。于是我们退票,驱车一个小时赶到太浩湖东北边的Mt Rose雪场。滑得很尽兴,我还第一次滑了黑道。但雪道起伏不平,很多小山包,特别不好滑。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雪场故意为之,为了让滑雪者们能够在山头上跳起来,后来听一位经验丰富的滑雪者说,这是因为滑ski的人太多了,形成了山包,雪场没有压平整(groom)。

 

晚上和老大聊天,谈到自己单身,每天工作其实挺无聊的。一人住studio,每天回家也没事做,不如多写点代码加加班。我提到每天回家其实也是两点一线,每天也很规律无变化,可能好处是至少还有一人能陪着说说话,但少了能自己思考的空间。

 

老大情商很高的,做事说话很替别人着想。

 

周六绕太浩湖一周,拍拍照片,看看风景。期间我们冰岛四人组还照了一张跟冰岛一样pose的照片,四人或坐在车顶,或倚着车门。pose相同,只是心境不大一样。

 

客观上讲,冰岛的风景确实很美,绕岛一周,南边的苔原地貌,冰岛一大的峡谷,东部峡湾,开进内陆突然的天降大雪,夜晚开车时不足20米可见度的大雾,时时刻刻都给我们惊喜。

太浩湖毕竟只是一个湖,绕湖一周,景色无大异,不同的只是背光逆光,石滩沙滩,站在山定俯瞰整个湖景,或是趴在沙滩上拍石头特写。

 

主观上讲,来太浩湖游玩的心境已经和冰岛时不同。冰岛时我们都拿到了Offer,等着毕业,没有任何压力,人生提前完成了一个阶段,那时玩的开心、尽兴。这次来太浩湖,其实心里多多少少想着工作,想着其他的事情。我们都经历了一些事情,人际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学生时代的旅游经历最难忘,约上同学朋友,趁着春假秋假,来一次无忧无虑的旅行。即使是工作之后,也大都从之前的同学里找旅行的玩伴。同行人里,小红和杰杰胡还在上学。杰杰胡是一个很会玩的人,本科是2+2的项目,前两年在宁波,后两年在英国诺丁汉。他几乎游遍了世界各地,一有时间假期就出去旅行。晚饭时他展示了在新西兰坐观光火车,徒步冰川,跳伞和滑翔伞的视频,很吸引人。

 

觉得趁年轻没毕业,应该到处游玩,体会各国风情,更完整地建立自己的世界观,尤其是当一颗躁动而自由的心还没想安定下来时。

 

临行的前夜太浩湖下起大雪。说来也怪,睡觉前我们觉得雪下得并不大,只有零零散散的小碎雪飘落。但是风很大,人都几乎站立不住,在房间里也能听到狂风呼啸的声音。原本约着早上六点出去拍日出,结果六点起来时发现,门口的台阶上已经积起没过脚踝的雪。我们的车也被半埋在雪里,没过了一个车轮。

 

Airbnb的房东很搞笑,说是有除雪的工具,但实际上只有一瓶融雪盐,和小孩在沙滩上挖沙子的塑料小锹和塑料桶。我们只好取来平底锅来挖雪。挖雪期间一位游客开车经过说道,“我们用的也是平底锅来铲雪的!”

 

十一点出发,中间歇息了一下,直到晚上五点多才到家。在太浩湖范围内一直是积雪路况。不过铲雪车的效率很高,路上只有薄薄的融化成棕黄色的雪水。

 

开出太浩湖,到sancremental时,一路上看到绿色的起伏的丘陵,很像windows的那张著名桌面。再加上夕阳把天边染成了渐变的红,特别美丽。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