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


(本文原载于qq空间2012-4-16)

自己很少经历以纯游玩为目的的旅行。游玩赏景似乎只是作为陪衬:送兄长,顺道去游故宫;瞻仰祖父,顺便去看海;上大学,于是提前两天,与各地的家长于摩肩接踵中逛西湖。

 

这次去苏州却纯是为游览,了无其他杂念。或许是因为专注,或许是因为成长,所感,所悟,会更深一些。

 

万福兴,“不见经传”的老店。

 

抵达苏州时已是正午,出北站,步行到万福兴吃饭。这是家百年老店,创于清宣统年间。但一眼望去,丝毫没有老店的气息。只感觉很朴实,朴实到能混进堕落街的店铺中而不显突兀。店门不大,门上是一块古老的匾额,上书“万福兴”三字,落款我却看不清,大抵是位不俗的人物。门前没有老店所特有的风景:豪车铺地,保安林立。有的只是整齐停放的自行车,暗示着食客的身份与素质。店内也了无老店里独有的场景:装修气派华丽,食客西装革履。有的只是墙上挂着的标明菜名菜价的木牌,童叟无欺;食客是本地的百姓,老人带着孙儿,神态悠闲、从容。店里经营的是苏州小吃,糕点,包子。味道很好,甜而不腻。价格也公道,与风味相近。

 

直到走出万福兴,我仍不敢相信它有百年历史。或许自己对老店的认识有个误区,觉得它们既然历经了沧桑岁月,就该有了自己的傲气。店面扩大些,装潢华丽些,价格抬高些,服务对象也要尊贵些。而这店却丝毫未变,百年前经营着什么,百年后依然不变,还是那些菜肴,还是那个味道,还服务于布衣平民。从顾客点餐的熟练程度看,他们均为老客。或许那位老人,在幼时便和祖父一同来光顾这家店,一直光顾到自己有了孙儿,然后,就这样延续下去。

 

大学里也听过诸如营销、管理之类的课程,西方的理论、公式繁多。但能让一家店长盛不衰的,也就是那几条老祖宗早已总结的,朴实无华的箴言。箴言是不会变的,难的是如何在纷杂变化的世间,保有一份不变的坚持。

 

拙政园,明文征明设计。园林典范。

 

    真应了曲径通幽,移步换景的特点。拙政园的面积并不大,但其回廊,假山,流水小桥的巧妙布局却能让你在其中游上几圈而不显厌烦,因为每行几步,便是新的一番景色。可惜自己的摄影技艺不佳,相片里所展示的比眼中所见逊色得多。园内有一堂,名曰远香。堂内四面皆窗,东山西水南亭北廊,美景尽收眼底。主人政治失意,归隐苏州,聘文征明设计,历时十六年筑了这园。侣花鸟而友虫鱼,邀友饮酒赋诗,与世无争。

 

佩服园主人的豁达与先见。今人若能有你的豁达与淡泊,也就少了谋私利的斗争,少了残忍的颠倒黑白,互相倾轧。“灌园鬻蔬……拙者之为政也。”

 

平江路。古巷,融化时光。

 

穿过车流不息的白塔东路,突然就踏上宁静古朴的平江路,清净古朴与咫尺外的喧嚣鼎沸,迥然两个世界。历史与现实激烈碰撞,我不由得停下脚步,调整呼吸。

 

平江路,古名十泉里,因有古井十口而得名;后因与河傍行,也就从了那河,改为平江。八百年后的平江路仍保留着它当年的格调布局。水陆并行,河街相邻,小桥流水,青砖黛瓦,还有婉转的苏州评弹,袅袅传来。我更喜欢称它为古巷。因为在今人看来,他的街道略显狭窄。但映衬着街旁低矮的房屋与路边恬静的小河,它又不失匀称,既不臃肿,也不单薄,疏朗淡雅,相映成趣。

 

就这样一步步感受着古巷的肌肤,仿佛时光也放缓了脚步。没有了机车的喧嚣,少了钢筋的狰狞,真有种穿越古代的错觉。比之于拙政园,我更喜欢平江。拙政园很美,但美得过于精巧,反倒让人产生距离感;而平江路则更朴素,更有底蕴。正如饱经风霜的老人。老人的每一寸褶皱都刻下了一段峥嵘;平江路上的每一扇门背后,都藏有一段不平凡的内容。

 

就这样漫步在古巷中,静静地欣赏每一间房屋,每一张酒幌,每一缕唱腔。忽然邂逅猫的天空之城。于是停下脚步,在这古巷中,寄出祝福。

很久没像这样放弃键盘,用最传统的方式写些文字,也许也只有在这粘滞了时光的古巷中,才能平静心神,想想此份惬意,欲与谁分享。脑中浮现很多人的身影,或是一起放肆嬉闹,或是失意时给予鼓励,或是一段封存的记忆,可恨自己没能提前询问通信地址,想寄的太多,时间又仓促。叹。

 

游览时,似乎要刻意找些时空上差距较大的地方,才能给心灵带来更大的冲击。北方人到江南小镇,南方人去辽阔草原。或者更甚,到大洋彼岸,领略异国风情。于眼前所见与过往经历的巨大差异中,发现本地人早已麻木,而熟视无睹的美好。

平江路一景,我真的错以为他从这扇门穿越而来。

 

好久不见,QQ的人啊,向你们问好。

2012.4.16     于紫金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