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9


哈佛 正义课

第一课 电车难题 你是一位司机,在失控的电车上。电车正冲向轨道上的五个人。岔道另一头,有一个人。你是什么多不做,撞五个人,还是拐向岔道另一头,去撞一个人? 医护室里,五个病人,等待器官移植,他们所需要的器官都不相同。此时,一个健康的人走进来。是让五个人死去,还是把一个健康的人的器官移植给那五个人。 不同的选择,体现了两个道德流派:结果正义与过程正义。 结果正义者会选择去撞一个人,杀一个人,来救那剩下的五个人。 过程正义者会选择不干预,做一个旁观者,强调过程的正义。 结果正义者会发展出功利主义utilitarian。代表人物为Bentham 。 过程正义会发展出自由意志主义Liberalism,代表人物为?。 第二课 海员杀人事件 英国,真实案例。 船只倾覆,五人落入救生船。其中一个小伙子奄奄一息,被其他四人杀掉吃肉。后来四个人获救。 这四个人是否有罪,牵涉出三个本质问题: 人类的一些基本权利来自于哪里?(比如A能否剥夺B的生命权,A能否献出自己的生命权) 一个公平的流程(比如抽签,抽中的人献出生命给其他人吃),是否会让其余四人无罪? 众人的共识(consensus)能否让最终的结果变得道德? 第三课 亏损盈利表 生命能否被量化成金钱? 福特公司的Pinto的油箱设计缺陷事件。福特公司在衡量盈亏后,发现改进油箱设计的花费,比油箱爆炸后给伤亡者赔偿的损失金还要昂贵,于是决定不改进。 捷克政府决定不禁止吸烟。因为吸烟者的早逝会给政府省下养老金,和医疗成本,这个花费大于老年人在世给政府的收益。 功利主义者所面临的三个挑战 能否把生命合理地量化成金钱? 欢愉(happiness)是否有高尚低贱之分? 功利主义没有考虑个人的权利 此外,功利主义者会选择社会的功利最大化。但是,在器官移植的例子里,表面上看,杀一个健康的人,救五个人的功利是最大的。但是,长期来看,这会导致没有人想要去医院做检查,因为谁也不想突然被杀死,用器官救人。功利主义者面临的问题是,如何量化一个行为的功利值,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 第四课 税收的合理性 自由意志主义认为,人拥有对人的绝对的控制权,人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包括放弃自己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所以他们反对家长式的法律,道德要求向的法律,和财富重分配。 家长式的法律,比如安全带法,头盔法,强制征收养老金。它损害了个人的自由。 道德要求向的法律,比如禁止同性恋婚姻。 财富重分配,比如税收。 关于税收,自由意志主义者认为: 政府从我的收入中剥夺一部分出去 这就相当于强制劳动 这也就是奴隶制度 关于税收,功利主义者认为: 人生活在社会中,就不是完全拥有自主权 和宗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不同,人在社会中挣的钱,是与其他人交互的结果,社会给你提供了稳定的环境。你可以独自一人信仰宗教,发表言论,但你无法独自一人挣钱,因为你的收入是另一个人的支出。所以个人纳税不自由,和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不同。 第四讲 自由意志主义 John Locke的观点与自由意志主义不完全相同。他认为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权是天生的,是在政府、法律之前就存在了。是natural right(天赋人权)。任何人都不能剥夺别人的生命、财产、自由权,自己也不能放弃自己的这三个权力。 John Locke认为,人的这三个权力来自于上帝。人是上帝的创造物,人不能转让这三个权力。对于不信神的人,John Locke说,自然法则赋予了人这三个权力,人不能转让他们。(unalienable) Joh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