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赛回忆录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下午,谷歌办公室。

越哥(“载歌在谷”社区理事)找到我,说要聊一聊。

彼时的我,是春晚赞助组的志愿者,刚忙完春晚,身心俱疲。

我猜越哥是想让我当歌手赛的赞助组组长,说实话,我没有任何兴趣。已经盘算好敬谢不敏, 另请高明的措辞。

“大家对你的春晚表现也都挺满意的”,越哥说。大佬的开场白永远是和风细雨,与你拉近距离,“所以看你愿不愿意当歌手赛的出品人?”

这个“所以”弄得我措手不及,已经到嘴边的“另请高明”又吞了回去,“我考虑考虑吧,我需要知道出品人的职责,付出的时间和所需要的能力。”

我花了一周时间,和Daisy(歌手赛导演),小崔(去年的出品人),以及载南(社区发起人)聊了聊。和小崔聊主要是聊活动经验,聊出品人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和Daisy与载南主要聊能不能合得来。毕竟如果我接了这个活儿,需要与他们一起共事。

周末,过了一遍往届的What We Learn文档,大致明白歌手赛的流程以及以往踩过的坑。征得了未婚妻的支持后,接下了这个活儿。

作为一个新人,带领一个团队很难。难在没有之前积累的威望。

威望来自哪里?马克斯韦伯指出三个来源: 传统型、 法理型和魅力型。我不是越哥和载南,没有传统型威望。作为志愿者社区,法理型在这里又是最弱的。所以只能从魅力上下手:你做了别人做不成的事儿,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信息,或者指出别人没想到的问题。当然有时候,长得帅也算。

图:晓白

压力也是有的,有时来自于被拒绝,有时来自于不确定性,但本质是能力与责任的不匹配。压力会让人情绪暴躁,或者情绪低落。如何化解压力?我没有灵丹妙药,但是我相信这个情绪能力图:当你在情绪低谷时,总能够走出来的。

刚接手歌手赛时,是“你不知道你不行”(假high),接着是“你知道你不行”(低谷),然后是“你知道你行”(meets expectation),最终到了“你不知道你其实很行”(exceeds expectation)。

在这里,我想对所有帮助别人走出情绪低谷,或者安抚别人情绪的志愿者,以及志愿者家属致敬。

歌手赛里涌现出的杰出组员,也是化解压力,给你动力的重要源泉。

Kai的Logo,John的投票,曹总的灯光,Zhenyu的赞助,Nancy的票务……等等等等。列名字的话,可以列足八百字,凑一篇高考作文。

观众手册:兰梦,郑又齐,刘冰

歌手赛充满波折。直播,preshow,这些都是创新之举。这意味着我们无经验可循,摸着石头过河。我们的计划一直在变,这导致剧场也搞不清我们在做什么,产生了误会。

如果明年还有这么大规模的话,那么外场的活动也可以发一个tech spec给剧场。及时交流,减少他们的不确定性。

不过今年,Jackey, you are the hero.

四个月以来,所有志愿者不计酬劳的付出,共同办成了有专业制作水准的歌手赛。我们再次创造了奇迹。

图:黄世阳

不计酬劳,志愿者图的是什么呢?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可以解释。

来当志愿者的小伙伴,追求的是第三层,甚至是第四层往上的需求了。这也是为什么社区要给做事的人credit,因为要满足他们的尊重需求,认同需求。这样志愿者才愿意留下。核心志愿者们,追求的是第五层需求,追求的是自我实现,自我挑战。此时,社区的重点不是给他们credit,而是要给他们平台和机会。

如果留一句话给未来的志愿者的话,我想说:对事不对人,相信对方的good faith。

压力大时,人会本能地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方式有发脾气,有拒绝沟通,甚至怀疑对方做事的出发点。有这些想法和行为都很正常,因为这是人的保护自己的天性,由基因决定。

但我建议,只要对方也是“载歌在谷”的志愿者,那就不要怀疑对方的本心。只要抱准了这个原则,及时沟通,一切问题都能解决。

感谢大家加入载歌在谷,加入歌手赛。这半年的时光,将成为我,也希望成为大家最难忘的回忆。

关于未来,大家还会看到我出没在社区里,只是会以另外的身份,为大家打气。

如果你想听更多的经验教训的话,可以点击这里

宋博

2019-07-21 写于决赛次日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