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记 – 上海、杭州、吉林、北京


从美国西部往中国飞,也就是逆着地球自转的方向飞,时差比较好调。因为只要在飞机上坚持不睡,也就是凌晨西部时间五点不睡。这样子到上海就是晚上八点,倒头就睡。第二天就调回来了。

当然,说着简单,我夜里还是醒来了两三次,身体还在逐渐适应。

进中国海关可以用电子自助通道,直接扫指纹、护照、刷脸就可以,非常方便。

在美国没有SSN寸步难行,没法办信用卡啦,没法租房子啦,没法买电话卡啦。

在中国,没有一个中国手机号的手机寸步难行,没法登陆wifi啦,没法网购啦,甚至没法买煎饼果子。

晚上9点,地铁二号线里的年轻人很多,没有看到残疾人,或是50岁以上的老年人。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普查的结果显示,中国有8000多万的残疾人。上海感觉它很有活力,因为都是来打拼的年轻人;并且大家的节奏很快,比如地铁里我被插队两次。年轻人在地铁上刷着网剧或聊微信,微信名很有趣。四个人的群叫“逗比四人组”,三个人的群叫“锵锵三人行”。

地铁无障碍电梯要呼叫专人来开启,平时不开,很奇怪。

第二天早餐,地铁口的煎饼果子摊都可以支付宝付款。和田佳吃着1刀的煎饼果子,站在小摊前看着地铁站里出来上班的年轻人熟练地点单扫码,左手拿着煎饼果子,右手掏手机刷共享单车。

中午与yt,samuel吃捞王。人均130元,感觉是上海物价涨了。不知过几天去杭州还能不能吃到曾经人均40的外婆家。

图书馆里人头攒动,黄发垂髫,安安静静地看书。我觉得这个民族还是有希望的。

 

与陈父陈母聊

开明的基层干部。我看到了中国无数位忘我地奋斗在一线的基层干部的缩影。

看山是山,和看山还是山,表面上结果一致,但境界上相差万里。

少年时,我们接受一种教育,吸收一种知识,构建了自己的第一套认知体系。并用这个体系去解释这个社会、世界运行的规律。绝大多数人都处于这个阶段。如果永远处于这个阶段,你会安稳地度过一生。

青年时,我们打开了眼界,窥探到墙外有更多的风景。有些风景很迷人,迷人到让你怀疑、否定原有的认知体系。很多人处于这个阶段。如果走不出这个阶段,你会愤懑地度过一生。

中年后,我们重新审视前半生遇到的不同风景,认识到他们的适用场景以及局限性,并选择其中一种体系,重新去解释这个社会、世界运行的规律。极少数人能走进这个阶段。如果进入这个阶段,你会从容地度过余生。

 

见郭老师

饭桌上不可一直滔滔不绝讲自己的事情,除非大家都对你感兴趣。不要(劫持)hijack饭桌的话题,多听别人聊。郭老师话不多,但他心中是有积累的。

一个满而深藏,不时地透露出一点锋芒。一个浮浅而溢。但是,可能在一些特定的领域,比如商界,这样的人有他的生存空间。

 

见强仔郑炜

本科四年的生活最是难忘,虽然当时身处其中时,我们并不觉得,但它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珍贵。在人生的旅途中,很少会再有这样一群同龄人,在四年的时间里,与你睡在同一个屋檐下,并朝着同一个大方向努力。

大一入学时的班团建设活动,如今看来,它凝聚了班集体。

 

见应晶老师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上课时,他在传道与授业。如今毕业很久,跟他聊天,更多的是解惑。

资本不是创业者的敌人,不是坐收渔翁之利。资本是创业者的助推剂。创业者不是为资本打工,而是和投资者共赢。

在谷歌工作,要用好这个平台。不仅是成为一个熟练工,更要了解这个行业的发展方向、热点。多投资时间在这方面,为创业做准备。

回国还是留美?不要现在去考虑,等一年半载之后,攒足了经验,再去想。

但是,生小孩是一个重要的节点,你要想好,孩子出生在哪里。这决定了你至少未来五年的生活地点。

 

我的性格是多虑的,思考得多。但是,不要在25岁时就去想40岁时要考虑的问题。要一步一步来,遵从客观规律。

40岁时,你的头绪很多。上有老下有小,有与妻子的和睦,有子女的教育。它不再是你20多岁时,你想的“我要怎样怎样”,而是多个头绪的齐头并进,多个头绪的均衡。

“你看某某当上院士了,但他其他的头绪,是否也是跟进上了呢?实际上,大多数某一方面风光的人,是忧虑的。”

 

要掌握元知识,它指导着你的行为,它源自你的父母,以及自己的体悟。

比如,父母说:要好好学习,要少说多做,要多倾听,等等。

 

要做到高人一筹,不要高太多,一筹就够了。

李大爷也提起过这点,比别人高一点点就够了,不要高太多,否则会遭人嫉妒。

从美国回来的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能比陆家嘴的白领们高出一筹。相反的,陆家嘴的发展状态,和生活水平,要高于湾区很多。住在陆家嘴的酒店里,我甚至感到些许的负罪感,觉得自己的学识、修养、气质,还配不上它的环境。

这是我第一次到陆家嘴工作,我觉得它在基础设施建设上,领先湾区至少十年。但是,这种领先是因为它在两年前就领先了,还是因为发展太快,在两年内才发展起来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在金融中心的大楼里,地铁上,博物馆,图书馆里,看到了很多精英人士的精神面貌,我没有觉得自己能比他们更高。相反,我倒是觉得自己能比在湾区的同龄人的层次高一点,思考的问题多一点。

从学校到陆家嘴工作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坦白讲,我在杭州网易实习时,都没有觉得网易的生活水平能比浙大高多少,最多高一筹吧。但是,在陆家嘴的大厦里,那种生活水平和生活成本,比浙大领先了至少十年。

具体事例:大厦复杂的入口设计,随处可见的安保,严格的门禁;商场内精致的装修,高昂的物价,精品超市。坦白讲,觉得比美国还资本主义。

 

上海office,喂猪般的温暖。

 

陶老师

四大 安永 普华永道 德勤 毕马威 江河日下,待遇降低,成为中产的底层。

咨询的终点是PE(private equity)或VC(venture capital)

PE更多的是做pre IPO,VC更多是做天使投资。

记得金融金字塔的顶层还有再保险业务。

Lu:比四大待遇好一点的是证券,基金,银行。四大的工资过于透明。招人的bar也在一降再降。

行业研究部门,分析基本面,比如政策基本面,来预测中短期的股价的走势。

政策的松动都是隐晦地。比如说,电动车市场,当中国允许补贴的电动车类型里突然出现了某几款XXX电池的汽车,这就说明了国家政策对于XXX电池的限制松动了,相应的股票中短期会涨。

 

疑问:证券公司做行研报告,并且公开。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不利用这个分析自己炒股呢?

 

音乐会

捷克交响乐团 东方音乐中心

卡门序曲 春节序曲 沃尔塔瓦河

世界顶尖的交响乐团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RCO)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Berlin Philharmonic(德语:Berliner Philharmoniker)(BPO)柏林爱乐乐团

Vienna Philharmonic(德语:Wiener Philharmoniker)(VPO)维也纳爱乐乐团

捷克交响乐团算是一个水团,提前一周买票,还有大量剩余,上座率也只有30%。演奏的曲目中,卡门组曲的最后一个章节我是能听懂的。演奏的水平我不敢评价,因为这是我听的第一个文琴之外的现场音乐会。但听了柏林爱乐乐团的视频,我发现二者还是有挺大差距的,后者拉得很有力度。上海的文化娱乐活动特别多,在文化匮乏的湾区住了两年的我很是羡慕。

严锋读书见面会

严锋老师很高,长得很帅气。

文学,是一定要讲究逻辑的。三生三世?没有逻辑啊。中国的文学很繁荣,从来没有这么繁荣过。类型文学特别繁荣,马伯庸,刘慈欣等等。但是,能从莫言手里接过文学大旗的年轻作家,现在还没有看到。

回家

长春龙嘉机场 停车场 管理混乱。

没有安全带,活得很糙。

 

梅河口

中年危机

四五十岁的亲戚们,大舅,舅妈,大姨,大姨夫,老妈,事业大都停滞不前,甚至在退步。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个体户,并且没有保持学习。

大姨夫的修理铺,一修就是三十年,还曾去华南理工学院进修。修理铺从原来的红火,到如今的门可罗雀。他也知道这是夕阳产业,大的电器厂家都有保修,数字电路他又修不来。只能修些低端的电饭锅,电水壶等小家电。

与此对应的,是手机修理业的兴起。

大姨曾卖厨房小家电,一卖也是二三十年。位置不好,摊位直冲着大门,每天风吹手冷。吹成了面瘫。

表哥也在家赋闲半年。辞了工作,发现17年就业市场的工作也不好找。学的是机电一体化,讲的是XXXXX五步走,但市面上用的已经是CNC

中年有成

相比较而言,在铁路工作的中年亲戚们就没那么凄楚。端着铁饭碗,等着六十退休。

爷爷是铁路职工,四个儿子沾光,都是铁路子弟,算是半包分配到铁路工作。什么是半包分配呢?

铁路岗位招生考试,数学语文满分200。一般学生要190分以上才录取,叔叔因为是铁路子弟,52分也被招了进去。

后浪推前浪

保险公司员工,安装净水机的师傅,理发店小哥,都是三十不到样子。年轻一代已经滚滚而来,占据就业市场的主力。

我的感触

关于中年危机的原因,从宏观上看,是国家经济下行,造成结构性失业。

国家为了避免经济危机,要去库存。去的是大企业,国企的库存。手段是以环境污染为由,关闭中小企业。这样商品市场供给减少,大企业,国企的库存就去掉了。代价是大量中小企业的劳动力流入市场,造成结构性失业。

此外,产业升级,产业转型也造成摩擦性(结构性?)失业。比如互联网+的兴起,给实体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实体产业裁员(GE全球裁员两万人)。当然,这些产业升级,产业转型也带来了很多就业机会,比如BAT的前几年扩招。但是,实体产业的员工和互联网岗位之间,还隔着十几万的CS毕业生。

从个人角度看,不紧跟时代潮流而转型,不努力学习,就会被淘汰。

比如修理铺能否也修电子设备,浴池能否转型成洗浴休闲中心,投资健身房,咖啡厅,而不是狗肉馆,香烟店,等等。

公务员的铁饭碗

未来数年,随着经济下行,报考公务员的人数恐怕会暴涨。公务员的铁饭碗在经济高速发展,下海经商赚的盆满锅满的时候,显得过于安稳而少了进取;但在经济下行,就业压力大,个体户中年危机

公务员的铁饭碗,为什么会铁?是金字塔形状的吗?如果是的话,老而升不上去的人如何处置?

一种可能的答案:退休多少人,补多少人。所以造成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情况。

弊端,没有很好的激励机制,尸位素餐。

我的Take Away

健身,并保持学习。注意:工作并不是学习。

隐约觉得,学会一门技术,受用终生的时代已经结束。学汽修,学理发,学厨师。学成之后,在岗位上还应该不断学习,学精,才能不被淘汰。

与霆、晓东聊

霆在南大毕业 在中国气象局读研 之后读博

晓东在清华毕业 清华读研 继续清华读博 4+3+3

二人都想读博,因为职业发展空间大。他们在自己的教育上的投资更多更久。

霆研究PM2.5的扩散模型,雾霾的成因等等。

雾霾产生的主要原因是企业排放,散煤燃烧,柴油货车尾气。小汽车尾气其实是次要原因。

北京的空气今年很好,其实政府若下令治理环境污染,不会治理不好的。

雾霾其实很低,只有几百米。它散射太阳辐射,导致雾霾下面的空气冷,上面的空气热。空气的垂直对流减弱,正反馈,下面更冷,上面更热。

只能等风吹来,吹散雾霾。

晓东研究建筑与光的关系。

建筑本质是讲究空间。建筑与其周边环境的关系,建筑内部的空间设计,外形空间,等等。中国园林,其实是很讲叙事逻辑的。起承转合,动静结合,规划游览路线,等等。

房地产的黄金十年(08-18?)已经过去,现在想读博士,毕业后在学校任职。

北京没有建毛细血管式的道路是因为决策的失误。长安街的大马路,是权力的象征,符号崇拜。

我在纠结,三观动摇。铁饭碗的公务员,没有中年危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