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ly Archives: 2020


疫情之下,抄底黄石

今年的黄石,难得清净。 提前两周,黄石里的小木屋还能订到位置。门外就是悠闲吃草的牦牛。只是黄石里光污染不小,并不能拍到银河。 热泉,瀑布,熊和牦牛,不一而足。 “奇伟瑰怪之观,常在于险远”并不适用于黄石。路的转角,柳暗花明,便是瑰怪之景;路上突然堵车,便一定是遇到熊或牦牛挡路。 在黄石,熊和牦牛是主,人类是客。 在黄石当个牦牛也挺好,吃喝拉撒,颐养天年。 人似乎要不停找寻新的体验。日复一日地工作久了,就要换个地方逛逛;面包吃得久了,就要看看贩卖理想与远方的选秀;在现实世界生活久了,就要去寻找梦境与童话,用舞台灯光打造梦境,在电视剧里过一把别人的生活。 


Docker and MEAN Note

Developing Mount host directory into the image Due to trying to be as portable as possible you cannot map a host directory to a docker container directory within a dockerfile, because the host directory can change depending on which machine you are running on. To map a host directory to […]


Short URL Service Design V2

V1 Design doc: https://www.bo-song.com/short-url-service/ User journey in V1 Get link user issues /{short_link} request to server server redirects every page to redirect.php to further handle it. Server checks the DB, if the {short_link} exist, goes to step 3, otherwise goes to step 4 server sets 302 status code with the […]


UX Note

https://www.nngroup.com/articles/ten-usability-heuristics/ Usability heuristics for user interface design always tell user what the system is doing tell the user in their language, not system’s language, and follow real world convention. (联想拟物化设计,为了模仿物理世界;如今用户习惯培养起来后,改成平面化设计) user control and freedom. Always provide an emergency exit for user. like cancel/redo/undo. prevent user errors. Providing confirmation dialog/undo, put […]


Weee Larry讲座

零售业的本质:是有令人激动的商品,而不是形式(比如团购)。 一开始是从团购农夫的海鲜切入,开始做Weee团购平台。 但是,零售业的本质不是购买形式,而是能(低价)买到激动人心的商品。没有人愿意去团购best buy就能买到的彩电。 于是Weee转型做电商平台,从超市的货源进货,降低fulfillment cost。 Larry不看好inst-cart的模式,因为他们从超市直接拿货,再加上运费,最终的价格要比超市高很多。 做企业要看道天地将才。 道指的是大趋势,智能手机的普及是大趋势,在美华人越来越多是大趋势。 天指的是时机,十年前去做生鲜电商时机不对,因为道没来;五年后再去做生鲜电商也不对了,机会没了。 地指的是市场切入点,现在去切入传统电商的话,Amazon已经垄断了,没有什么机会。生鲜电商这个垂直领域,还没看到龙头。 将指的是人才。当你有道天地的时候,“将”会跟着你来。比你牛的将跟着你不只是因为你的个人魅力,而是因为道天地。 ML是大趋势,能解决的问题很多。前端技术能看到天花板,解决的问题实际有限。


Transformer Notes

Blog : http://jalammar.github.io/illustrated-transformer/ Paper: Attention is all you need What is transformer From 1000 fts, it converts input to output. (usually used in machine translation) From 100 fts, it consists of multiple layers of encoders and decoders. From 10 fts, there are 6 layers of encoders and decoders. from 1 […]


解构、抽象与不稳定

解构 解构指把事物拆分成基本元素,逐个分析的能力。 混音师在混音时,能把乐曲拆分出不同的音轨,并听出来哪个轨的低频少了一些,哪个轨的相位不对,并进行修正,让它更好听。普通人在听乐曲时,只能表达出,“这个歌曲有点奇怪、难受”,或者“这个歌曲我很喜欢”,但是未经训练过的普通人并不能解构这个曲子,指出哪里奇怪,或者喜欢这个歌曲的哪个元素。 抽象 抽象指把具象的事物提炼出其内核的能力。 编导在制作综艺时,会抽象出这个综艺要贩卖什么,是快乐?是理想?是青春?是焦虑?是优越感?确定好抽象的内核后,再讨论具体的实现方式,于是有了吐槽大会,乐队的夏天,青春有你,罗辑思考,等等。 2012年,阿里的大辩论得出结论,未来的10年20年,中国人最需要的是happiness和health,于是有了阿里文娱和阿里健康。 这里,happiness和health是抽象,阿里文娱和阿里健康是具象。 2013年,微信刚兴起。我问一位同学她为什么会喜欢用微信而不是短信,她答道:“因为微信能发语音啊”。能发语音只是具象,能解决用户的什么需求才是抽象的本质。比如微信乘着移动互联网的先机,解决了用户的即时通信的社交需求,等等。 如果只是认为微信能发语音,那就着了相了。 不稳定 架子鼓的动次打次是稳定的,过门是不稳定的。稳定指的是可预测,听众知道你下个小节还是动次打次;不稳定则是某种程度上的不可预测。一直稳定听众会觉得无聊,没有进展;一直不稳定听众则会疲惫。只有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有序地切换,听众才会觉得舒服。 在舒适圈内是稳定,踏出舒适圈是不稳定;宅在家是稳定,出去旅游是不稳定。精进的人生就是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进行切换。 掌握了解构和抽象的能力,有了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切换的勇气,人生才能朝前前进。 既然提到了解构和抽象,不妨在落笔前,来点勇气剖析一下我自己。 我的优势是什么? 悟性 学东西还蛮快的,喜欢探寻事物本质。 交流方面 与同龄的华人相比,我相对来说更擅长与华人打交道,在英语世界里也比较会与同事、上司聊天。 技术方面 前端技术比较扎实,后端的map reduce,pipeline怎么搭建等等,也有相关的经验。 爱好方面 算得上爱好广泛。攀岩,吉他,架子鼓,风帆,射击,camping等等。读的书还算得上广泛。 家庭方面,有喜欢自己的,和自己喜欢的老婆。 我的弱势是什么? 我的大脑基因劣势:容易jump to conclusion,sys2懒惰。 业余时间不愿意去工作,读的工作相关的书不多,喜欢读的书基本上都是跟目前工作无关的书。 现在做的工作,国际化,其实自己并没有passion。自己的passion在有挑战的技术,解决有挑战的问题,比如用机器学习来解决问题。 慢热,不敢用英语和陌生同事或潜在的合作同事打交道,尤其是1:1. 我未来十年想成为怎样的人? 不可替代的人。 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的人。现在来看,是机器学习相关。应该离开i18n。在国际化组,自己能看到自己10年后的样子。应该去一个可以拼的组。 社会需要怎样的人? 社会需要一个会机器学习的人,应该比会国际化,写前端的人来得更紧急。 工作改进建议 业余时间看看机器学习,先从transformer和GAN看起,动手用code解决问题。 解决一个技术问题后,别着急move forward到下一个问题,而是想着generalize解决的方法,形成文档记录下来。这样下次遇到类似的问题时,能够借鉴。(比如这次我能快速写出NLP repo的flume pipeline,得益于我之前写的类似的java pipeline)


权力、共识和仪式 1

权力 权力指,即使别人违背你的意志,你也能把你的目标完成的能力。 注意:这里指的是“把你的目标完成”,而不是“强制别人去执行你的意志”。 这里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当别人违背你意志时,你如何处理: 你强制别人不违背你的意志,比如你拥有暴力(武器)。 你替代掉违背你意志的人,完成你的目标,比如你拥有财产(可以去雇别人)。 另一种是你让别人不会违背你的意志,或者说你可以说服别人不违背你的意志。这里涉及到“别人对你拥有权力”这件事的共识。 一个人权力的来源,一方面来自于对财产或暴力的占有(卡尔·马克思),另一方面来自于“其他人对这个人拥有权力”这件事的共识(马克斯·韦伯)。 共识 如果所有人都认为你是国家主席,那么你就拥有了国家主席的权力,别人也会听命于你。如果所有人都认为你对某片土地拥有所有权,那么你也就拥有了这片土地。 共产党获取国家政权时,需要获得其他国家对其执政的认可。其他国家认可共产党执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过程,就是在赋予其执政的权力。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对内取决于其人民如何看待共产党和国家的关系;对外取决于其他国家是否承认其执政。 所有权和占有权不同。占有权指你对某个物品的实际控制权。比如你可以去邻居家抢劫。你虽然占有了邻居的财产,但是其他人并不认为你是邻居财产的所有人,所以你虽然有财产的占有权,但没有所有权。 比如,中日都对钓鱼岛声称有所有权(主权),但实际控制权(占有权)在日本那里。 所有人直接对世界上所有的财产的所属关系进行共识认证很消耗资源,于是衍生出了共识代理。所有人对某项制度、法律形成共识。然后由制度,法律进行财产所属认证。比如所有人都认同地契的有效性。那么谁拥有地契,谁就拥有了土地所有权。 注意:权力的来源取决于“别人如何看待我”,而不是“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的”。这也就体现了宣传、舆论,和教育的重要性。因为政府的宣传、舆论工作保证了民众是如何看待政府的,是否认为政府对民众的统治具有合法性;政府对青年的思想教育保证了年轻一代在童年时认同政府的统治,政府对青年的科学文化教育保证了他们在成年后能够形成有效的生产力。 “政府在民众中的形象”和“真实的政府状态”是两个概念,前者对民众对政府权力的认可更为重要。正如明星在粉丝前需要人设,维护其正面形象;政府在人民面前也需要人设。 仪式 仪式是在出席仪式的人中形成共识的一种有效手段,但不是唯一手段。仪式可以是拿破仑从教皇手中受冕,可以是1949年的开国大典,可以是干部任命后的公示,可以是婚礼,可以是签字,甚至可以是合影。 出席仪式的人,都有轻易破坏这个仪式的权力。比如教皇拒绝出席仪式,比如新娘拒绝接受戒指,比如拒绝签字,比如公示时写举报信,等等。如果出席仪式的人选择不破坏这个仪式,那么他也就认可了仪式的接收者被赋予的某项权力,共识达成,权力被赋予。 一个仪式越容易被破坏,或者说参加仪式的人需要付出的精力/财力越大,那么这个仪式所达成的共识就越强。 比如,会议上“大家举手表决吧”,所达成的对决策的共识,就要强于“没有异议我们就通过吧”。因为举手这件事是要付出精力的,需要与会者的付出才能达成共识。 仪式所结成的共识强度由弱到强:”握个手,结为兄弟“,“烧香磕头结拜”,“歃血为盟”,“杀个人,投名状”


Principle

You need to think for yourself about what is true Truth is the essential foundation for producing good outcomes Dream+Reality+Determination = a good life. Pain+Reflection = Progress Episode 3 Five step process Step 1. Goal – what you want to achieve in your life Step 2. Problem – Step 3. […]


Google Analytics Notes

Reference: Google Analytics for beginners https://analytics.google.com/analytics/academy/course/6/unit/1/lesson/3 A user session starts from a user lands on a page contains the google analytics js code. It ends if there is 30 minutes of user inactivity. In marketing, there are 3 stages to measure the digital business. Acquisition – where does your traffi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