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载歌在谷 摄像组 培训

如何创造电影感 冯淦 摄像组组长,主讲人 – 沈阳 – palo alto – houzz 郑又齐 – 宣传组组长 刘冰 – 技术组 达生 – 技术组 负责大屏幕,录吉他 黄世阳 – 宣传组,摄影 崔yi4然 = 彩排花絮 俊颍 – 设计师 – 技术组、宣传组 – 天津 什么是电影感 展示一张电影截图,电影是2.35:1 尺寸,单反16:9,叙事感。光线,布灯,这与自然光不同,给人以陌生感。 电影感就是观众习惯了的电影体验。 怎么创造电影感 参数(帧数,快门) 如果以60帧每秒的速度拍视频的话,快门速度只能是1/120或1/100,每帧的进光量就少了。(因为各行扫描,无法做到1/60的快门速度) Photography is truth,the cinema is truth 24 times per second. […]


《社会学的邀请》读后感

知乎上有人问,”命运是什么?“。最高赞的答案写道”命乃弱者借口,运乃强者谦辞。“意思是,失败者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外因,命中注定;成功者把自己的成功解释成好运气。它暗示人们要自我奋斗,不能怨天尤人。 我曾无比认同这个答案。但《社会学的邀请》让我对这个问题有了完全不同的解读:一个人的出身极大影响了他一生所能到达的高度。父母给了你先天的经济资源、社会资源和文化资源。成功者运气好,投胎在上层阶级,平步青云。失败者命运糟,出身卑微,寒门难出贵子。 人的一生中通过后天奋斗实现阶级跃迁是可能的,但是是极其困难的。每个人仍应该奋斗,努力向上。但在努力的同时,也要对阶级固化的现象有客观清晰的认识。 《乌合之众》通篇只讲了一件事”群体无意识,领袖带节奏“。但这本书内容庞杂,包罗万象。我无法用一篇结构严谨的文章把所有的知识点都流畅地串起来。在此仅就几个社会热点话题,结合书中的知识与自身经历,谈谈看法。 经济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 马克思的论述,翻译成英文是”The substructure (base) determines the superstructure. The way we organize production, or the way we organize our labor power, provides the foundation for all else in society”. (Economy Determines Society, p70)而不是简单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它并不是指人们应该先闷声发大财,再发展文化、教育等其他社会结构。它是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决定了上层建筑(法律,文化)的形成,这些上层建筑会反过来强化目前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维基百科)这里只讲关系,没有先后之别。 为什么要扶贫? 为了社会稳定。否则底层人民揭竿而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社会贫富差距带来价值观的撕裂,中国、美国、巴西的贫富差距已经很大了(知乎链接) 为什么资本主义仍然存在,并且发展良好? 资本主义在不断改良,比如员工持股的股份制,比如反垄断法。马克思批判的是他那个时代的资本主义。现在的资本主义已经和当时很不一样了。 教育 素质教育客观上对穷人孩子有利还是有弊? 素质教育对穷人有弊。富人孩子和穷人孩子能接触到的教育资源不同。(详见北京精华学校的李永乐与石国鹏老师)发展素质教育后,富人的孩子有资源去参加更多的兴趣班与社会实践。穷人的孩子只能放养。富人孩子更优秀,穷人孩子更平庸。寒门再难出贵子。(Unequal Resource Distribution, p164) 一个解决办法是允许私人办学,对富人进行精英教育。但这带来的是教育资源分配的更大的不公平。 为什么社会重理轻文? 国家需要大量的掌握基础科学技术,服从命令,能从事生产的工程师;而不是思考制度、反思历史、想着变革的思想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大旗挥舞着,说得极端一点,教育是统治者维护统治的工具。(Education […]


载歌载谷 技术组 培训

音响培训 Xingyuan Lai – Master of Music Technology Different Kinds of Audio Engineering Studio Recording, Mixing, Mastering(母带,把各个乐器的音轨合到一起后,再调左右声道的过程) Sound Editing Post-production HiFi高保真 Live Sound Engineering Objectives of Live Sound Engineering There is sound – 有声音 No feedback – 没有啸叫,啸叫的频率与系统的谐振频率有关,跟环境也有关。 good quality – 音质好 (什么是不好的音质?) Sound Reinforcement System Inputs microphone instrument computer […]


你的境遇,并不代表中国

同龄人中,有多少人读了大学?同龄人中,有多少人上了985、211? 由国家统计局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知,2010年,20-24岁共有127,412,518人,本科学历(在读)人数为13,973,662人,占同龄人的比例为10.9%。 也就是说,如果你成功进入大学本科,你就碾压了全国90%的同龄人。   那么全国有多少学生能进入985大学呢? 2015年,38所985高校的招生人数一共185,436人。我们乘以四估算出在校本科生人数,为741,744人,占同龄人的比例为1.46%。进入985大学,你就把全国将近99%的同龄人踩在脚下。   那我们大多数的同龄人都去哪里了呢? 2010年普查中,20-24岁人中,有46.6%的人初中辍学,没有继续念高中。有20.7%的人高中辍学,没有继续念大学。   那你出生在城市,比你出生在农村,进入大学的概率会大多少呢? 还是2010年普查,20-24岁人中,有47,547,510人居住在城市,其中10,448,221人进入大学,占比22.0%;有56,354,000人居住在农村,其中1,395,775人进入大学,占比2.48%.   985毕业的你,并不代表大部分中国人的境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搜狐:985高校2015年本科录取人数


段永平:Stop Doing List

时间:9/30/2018 下午2:00-5:00 地点:Faculty Club,Stanford 经历:两次高考,连续创业,慈善公益 总结:本分·平常心;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积攒Stop Doing List;发现自己做错了,就马上纠正,这样你的损失是最小的;探索事物的本源。 主持人问:What matters you most?And why?这是斯坦福商学院的著名面试题(?) 段:人的各个阶段有不同的最重要的事。像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家庭了。花很多时间在家庭上面。你们没有人有疑问吧?(观众笑) 谈企业经营 段:我一直在说要“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Stop Doing List也是这样,你要知道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以及怎样的做法是错误的。至于什么是对的事情,需要你自己去悟,我无法给你答案。Stop Doing List也是需要你不断地积攒,没有捷径可走。我的健身教练跟我讲,健身的short cut就是让你get lost的路,没有捷径。 有很多人,明知道自己在做错事,但为什么还去做呢?因为短期利益的诱惑太大了。比如吸烟,几乎人人都知道是错的吧?但戒掉的人还是少数。 举个例子,Oppo和Vivo没有销售部。所有客户来拿货,都是一个价格。并不是你拿1台多少钱,你拿100台多少钱,没有(这个差别)。这省了我们很多精力。能让我们把精力放到产品本身上面。苹果也没有销售的,一样的道理。但这种转换是很难的,我们花了将近三年才转换到这种模式上。转换之前谈生意是很辛苦的,那时我们公司还很小,一天就要吃四顿饭去六次桑拿。(观众笑)那我们做大了之后怎么办呢?我们看得很长远。 再比如,我们广告中不说假话。我们做CVD的时候,那时清晰度是350线,DVD是500线。当时一个竞争厂商说他们家的CVD能达到500线,明显虚假广告嘛。当时我们的销售把广告都印好了,说我们的产品也能到500线,我给制止了。我们不能撒谎,但我们也不能说我们是350线,那不就被别人比下去了么。于是广告改为“我们的CVD大幅提高了VCD的清晰度”。只在说明书里写上“我们是350线”。但没有人看说明书的嘛(观众笑)。我说的意思是,我们不能撒谎。 关于公司,我们公司不举债,这样才能平稳度过寒冬。我们(Oppo,Vivo)都有大量的资金储备,你看苹果也一样。这样企业才是健康的。我们曾经想过贷款,但银行让我们把品牌压上(Oppo,Vivo),我们想这样风险太大了。我说你现在不借我,之后你会来求我借的。结果后来银行真的主动找我们,想让我们把钱存在那里。 我们也不做代工,沃尔玛找过我们做代工。我说你们能给我们合理的利润吗?他们说“maybe not”。那还谈什么。做代工的话,利润率是很低的(?)。 追问:如果公司不举债,在市场上行时,岂不是输于加杠杆扩张的企业? 段:你要看十年二十年,我们稳健的企业最终会存活下来。加杠杆的企业现在是否还活着? 问:您的敢为天下后如何理解? 段:我指的是产品上要敢为天下后。举个例子,有哪个产品“敢为天下先”最后成功的?要确定用户有这个需求,再去做。我们做手机也是这样。 问:您的营销经验? 段:其实营销和广告不重要。营销和广告有用,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是你的产品要好。广告只能达到你的20%的用户,剩下的80%都是这20%的用户用好了,口碑推荐出去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就是这个道理。 问:如何构建企业文化? 段:企业文化就是三点: mission – 你的公司为什么存在? vision – 你的公司要走到哪里? core value – 你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 这个可以是善待员工、诚信等等。 至于mission和vision,是要你自己去探索的。 至于构建企业文化,你就要和员工聊,每天聊,每月聊,就影响了。我们讲同道中人,创立企业的时候也要找和文化契合的合伙人。一个企业的文化一旦建立之后,就很难改变了,即使CEO换掉也很难(改变文化)。我当时看一个企业合并的例子,两家企业的文化很不一样,那新CEO就很难办,没法融合。 谈巴菲特与投资 […]


塞尔达传说 – 玩后感

我曾以为自己不会再沉迷游戏,直到老大送了我们switch,而我们又手贱地买了塞尔达传说。 Switch不请自来进我家之后,xbox就再也没被打开过。最大的原因是switch的便捷性,这让游戏成为一个轻任务的活儿。而xbox还要漫长的开机,连电视,再拿起手柄坐在沙发前,这个任务很重,启动成本高,像是在举行朝圣。 冷启动成本会降低用户的开机频率,switch用了很多优化和细节来减少冷启动成本。比如当你把主机从充电插口上拔下时,它会自动点亮屏幕。屏幕上显示着你上次玩的游戏进度。仿佛在召唤你再来一盘;进入游戏后,不用再重新载入,似乎一直把进度放在了内存里,这进一步降低了启动成本。 15v的充电插口充电很快,5v也能充,提高了旅行时的续航能力。 switch的游戏可以大致分两类,一类是party游戏,特点是上手快,多人玩,单盘费时短。比如赛车,1&2switch,拉面兄弟,arms 另一类是单人游戏,学习难度大,沉浸感强,剧情丰富。比如塞尔达,马里奥奥德赛。 分手厨房处在这两类之间。 次要原因是塞尔达的游戏性。 关于塞尔达传说的可玩性,我引用主创人员的总结:引力、三角形、三把尺子。再加上自己的总结:互动、合乎逻辑、超短周期的回报激励。 引力 引力就是游戏中吸引玩家前往的各个地点。它可以是高塔,可以是神庙,可以是冒烟的地点,可以是驿站村庄。是这些引力点给玩家以指引。而且在一个高塔处,往往能眺望到多个引力点,这给玩家以选择,让玩家觉得是自己的自由意识在主导游戏。 但是,如果玩家从一个引力点能直接到达另一个引力点的话,游戏就又变成线性的了。这就引入了三角形的概念。 三角形 海拉鲁大地上的山是三角形的,神庙是三角形的,树木等等都是三角形的。三角形给人以稳定性。而且,当玩家从一个高塔,一个神庙飞向下一个引力点时,往往会被这些三角形的景物所挡住。此时玩家就面临选择,是爬山?还是绕道?在路上,往往玩家就会看到更多的引力点。这让游戏进程更多样,更丰富。 三把尺子 密度:神庙的密度,主创人员参考京都的便利店的密度,让神庙的密度在游戏中刚刚好。 长度:地图的长度,主创人员参考京都(老城区?)的大小,用步行和自行车分别丈量。 时间(?) 互动 游戏把人与环境的互动发挥到了极致。比如人与狗的苹果进食互动;下雨了NPC会跑回家;火可以点燃炸药,金属武器会引雷。 合乎逻辑 游戏里浮力的设定。高山上温度会低,火山里温度高。烹饪系统,神庙系统,装备系统,装备升级系统……合乎逻辑 超短周期的回报激励 爬到高山山顶,就会给你一个呀哈哈。打死怪物,就会给你怪物材料。回报周期超短,让你不断受激励。 不足之处 switch两三个小时的续航时间还是有点短,可以考虑再开发外置电池。


《乌合之众》 – 慎独与从众

儒家的“慎独”,指一个人独处时,要严于律己,谨慎不苟。勒庞的《乌合之众》指出,个人在群体中时,更要时刻反思、控制自己的行为,甚至要避免参与群情激昂的活动。因为当你身处群体中时,你就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转而被群体意志所挟持,做出与你独处时截然不同的行为。 群体的无意识 当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群体后,他们的智力水平就会下降到同一个水平,整个群体便获得了一些新的品质:鲁莽、冲动,丧失推理能力。 记得钓鱼岛事件时,人们群情激昂,上街游行,砸丰田,摔尼康,抢资生堂。当这些人聚在一起之前,他们是老实的快递小哥、外卖员、白领、农民。个人是断不会做出如此违法乱纪的事情,且个人也应有完整的推理能力,知道他们毁坏的是同胞的财产,而不是他们的敌人。 图:2012年反日游行,西安市民举起告示牌“前方砸车,日系调头”。 个人在群体中会变得胆大妄为,因为人数的众多给予了他们力量,和一种法不责众的幻觉。 以上是勒庞的观点。我想就群体犯罪时的不计后果加以补充。群体犯罪时,群体中的每个人只完成犯罪过程的一小部分,于是每个人在道德上所受到的谴责会小得多。 试想上面抗日游行的例子。大家群情激昂,口号响亮,旌旗招展,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在街头汹涌向前。无巧不巧,前方的路口停着一辆没来得及开走的丰田。 接下来的剧情会朝两个方向发展。 一是游行中的一个人,朝大家大喊,“看,哪个兔崽子买了日本车!”他朝着周围的人挥舞手臂,“砸了!”群众轰然响应。他跑向路边,捡起砖头,冲向汽车,踩上引擎盖,一下一下把车窗砸碎。群众欢呼着,“砸!砸!砸!”。 另一种情况是,游行中的眼尖的A大喊,“看,哪个兔崽子买了日本车!”B接话道,“砸了!”C把D推到车前,E把不知从哪里递来的砖头塞到D的手里,FGH在身边大喊,“砸!”于是D仿佛成了众人期盼的英雄,正在顺应民意执行一项崇高的任务。于是他和着口号,抡圆胳膊,一砖头下去,治安拘留。 第一种情况是断不可能发生在群情激昂的群体里的,只可能发生在剧院。因为执行者与群众脱离,群众只是在一旁叫好的看客。第二种情况更容易发生在群体中。每个人都是砸车的帮凶,但每个人都只执行其中一个环节。此时个人的道德已经被群体的正义感所淹没,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执行的环节不是犯罪的决定因素而免于内心的谴责。 我有印象的,自己参与的群体事件,并且我在其中表现出低智商的,是林建华即将调任浙江大学校长时,浙大校友会和在校师生掀起的反对他调任的口诛笔伐。我仍清楚记得我当时浏览着人人网上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同学的各种转发。我觉得自己被某种力量推动着,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于是我酣畅淋漓地写下了自己的想法,马不停蹄地点了转发,心满意足地收获赞与评论。但其实,我是丧失了推理能力的。我并没有认真研究过林建华校长的履历与能力,只知道他不是浙大校友,仅此而已。 勒庞说,这种群体的无意识与种族无关。法国夺冠后,球迷上街庆祝,并演变成打砸抢。 图:2018世界杯法国夺冠后,巴黎的庆祝活动。 作为个人,要时刻警惕群体的无意识行为。尝试把自己与群体隔离,冷静思考,再做判断。 能做到以上几点,并且能引导群体意识的,皆为领袖。 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浙大学生群情激昂,上街游行一触即发。郑强教授站了出来,呼吁大家冷静思考。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我们浙大的同学参拜了你们的学长,于子三墓了吗? 众人哑口无言。 图:于子三墓。杭州 其实,于子三反对的是国民党。百度百科并没有显示他有抗日的经历(那时他在读高中)。 群体的力量 究竟是特朗普当选,让美国走向孤立主义。还是说美国民众的孤立主义情绪高涨,推选出了特朗普?根据勒庞的理论,答案是后者。英雄只是台上的演员,群众则是幕后的推手。 勒庞指出,各个国家的制度是由民族的品性决定的。美国与墨西哥都是资本主义,都是联邦共和制,但繁荣程度却天上地下。民族品性决定了国家的繁荣程度。是中华民族的品性决定了他们在半个多世纪前选择了社会主义,是中华民族的任劳任怨让社会长治久安,是他们的吃苦耐劳让中国繁荣富强。勒庞说,是民族几百年,上千年沉淀下来的基因决定了民族品性。那是什么决定了一个民族的基因呢?他的第一驱动力是什么? 勒庞没有给出答案,我的观点是地理决定论。是各个国家所在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他们最初的生活方式,是游牧还是农耕,是小国寡民还是氏族部落。并由此选择了最适合他们生存的社会制度。千百年积淀下来,成就了民族的基因与品性。 这像极了《天道》里所讲的文化属性。透视社会有三个层次,技术,制度,文化,依次递进。 勒庞认为,社会基本观念的改变,会导致社会动荡,爆发革命。新文化运动,把民主的思想植入人心;欧洲的文艺复兴,把神权推翻,重新以人为本;就连陈胜吴广起义前,也要扮狐狸喊出“大楚兴,陈胜王”。个人自由主义、孤立主义的爆发,推选出了特朗普。 打天下是否就能合法地坐天下?我爷爷认同你的统治,到了我这一辈,我是否还依然认同?改革开放和90年代国企下岗潮以来,个体被推向社会。当国家管得越来越少,个人管得越来越多时,带来的是个人权力意识的觉醒,也即“个体化”思潮。群众观念的转变,所带来的力量是无穷的。当局者是顺应思潮,还是钳制思想,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领袖与群体的关系 领袖的影响力来自于他的名望,而不是他的论证。名望来自于成功,成功的一种表现形式是财富。 当一个人的财富散尽,名望扫地后,虽然他的性格、信念、演讲能力仍在,但他也会被群众所抛弃。勒庞指出了拿破仑的例子。在中国,我没想到合适的类比。 勒庞指出,领袖在演讲时不会用严谨的论证,只会用断言、反复、传染等手段,来影响大众。这实际上也非常奏效,因为群众的智商已经低到无法进行任何推理,只能宣泄情绪的程度。 我想起2016年在纽黑文参加的桑德斯老爷子的竞选集会。会上他确实是用了大量的没有经过论证的断言,反复渲染。“你们都是Yale的优秀学生,但在离这里XX英里的XX郡,还有XX万上不起学的孩童。”让人们认为,把投票给他,就可以让所有人都上得起学,并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图:2016年,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在纽黑文的集会演讲。 小学时所学的爱国歌曲。“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以及街头所拉的横幅“光荣、伟大、正确”,确乎全是断言,没有论证。当然可能是因为歌词或横幅的字数有限。 群体对领袖会产生崇拜,这种崇拜是容不得论证和质疑的。即使是无神论者,也能产生类似宗教性质的对个人的狂热崇拜。领袖往往具有,或者表现具有常人所没有的优秀品质。这让领袖成为群众的感情寄托。 比如拿破仑、希特勒、斯大林的个人崇拜。粉丝对明星的崇拜也与此类似。 民主与独裁 议会由群体构成,有缺陷,但却是现在所能想到的非独裁的较为理想的统治方式。陪审团由群体构成,同样有缺陷。“一群受过高等教育的专家与一群泥瓦匠、下水管道工所组成的陪审团做出的判决没什么两样。” 民主还是独裁?我不知道答案。 本书的不足 书中出现了大量的反复、断言、暗示,而没有论证、实验、统计数据。讽刺的是,这正是勒庞在书中所鄙视的领袖在群体中的演讲技俩。这本书可以作为一个出色的集会演讲,但很难说服处于独处的阅读状态的读者。其实它也很难在集会上说服群众,除非个人聚集成群众时的智力已经下降得如此之低,低到他们要为骂他们都是智商低下,冲动,行动不计后果的乌合之众的观点叫好。 书中也充斥着对女性和儿童的歧视。 勒庞用大量断言阐述了群体低智商这样一个现象,但没能追求其成因,以及提出解决办法。 我想成因可能是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动物的生存本能:在群体里从众,能够提高自己的生存几率。 而根据进化论,这些从众的个体的基因被一代代传递了下来。人的感性思维是反应极快的,是从众的。感性思维可以让你对外部环境的变化迅速作出反应,从而导致“不会太坏”的结果。理性思维是需要时间整理的,是需要个人冷静思考的。理性思维的决策往往是最优的,但却往往是有违直觉,并且滞后的。 作为个人,在做出重大决策时,更不能任由感性思维主导自己,在人群中做决策。  


朝闻道,夕死可矣 – 《经济学原理》读后感

花了一年半的样子,读了两遍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做了经济学笔记的思维导图https://wp.me/p6yYPI-J2 可以说颠覆了我的思维方式。   一、描述世界运行的规律很难 与物理学、数学不同,经济学还没有一个模型能令人信服地解释人们的经济活动。人们捕捉到了引力波,预测超新星爆炸,却无法预言经济危机,甚至是第二天股市的涨跌。 学得越多,说话越谨慎,因为一说就错。 但是一些基本知识和观念的转变还是值得一提的。比如,做事要考虑时间成本,机会成本,风险。懂得从宏观上看经济发展的趋势,会去从官方网站查CPI,GDP,失业率,而不是从新闻报道中。保持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   二、价值观的争论,没有对错 回答“世界应该是怎么样的”这个问题,不仅牵扯到了对客观世界的建模,也涉及了价值观。不同的人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看法。 我的内心还是偏自由主义,提倡个人自由,个人权利。 曾差点与一位民主党人士擦枪走火。教训是,永远不要跟政治信仰不明的人谈论政治。能否与跟自己政治信仰相反的人客观理智谈论呢?我想取决于你想要的谈话目标是什么。你可以去了解对方的立场以及其背后的支撑的理由,但不要尝试去说服别人。费力,不讨好。   三、换位思考 没有人能真正告诉你如何赚钱。换位思考,如果我都知道如何赚钱了,干嘛要告诉你,让你成为我的竞争对手?所以投资的真理,只能自己去发掘。像格雷厄姆这样的无私的人,凤毛麟角。   四、做对的事情,和把事情做对 越来越觉得段学长的这句话很正确。但什么评判对错的标准,他并没有回答。他说虽然答案很简单,但仍要自己去发掘,自己去悟。我觉得这已经接近天道的成分了。天道不可说,只能悟,一说就错。  


想得明白,活得清楚

我并不了解许知远,但因为吐槽大会接触了李诞。两个人都是过得很明白,很有学识的人。 许知远是个人主义,不迎合观众,写作是表达自己。自己过得很纯粹很洒脱,想在这个社会留下痕迹,自嘲说像小狗尿尿一样,很浅薄,像以赛亚柏林说得那样,很浅薄地活着。 李诞是很看得开的人,没有包袱,虽然他说95后的池子比他还洒脱。他随时准备烟消云散,没想过留下痕迹。追求得是想把自己都放出来,所以需要几个亿。李诞研究观众,迎合受众。研究喜剧,研究传播。   十三邀和圆桌派风格迥异。十三邀是痞气,圆桌派是端着。至少十三邀在我所看的李诞这集是痞气很重,嘉宾更随意自由。十三邀更市井、随意,圆桌派是表演、郑重。 最近在思考人生为了什么而活。我没想过一定要在历史上留下痕迹,成为未来中小学生都要在课本里死记硬背的一段。我想了解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律,读懂人性。 这个规律和人性一定是极其简单的。   上集,晚饭夜宵   下集,书屋部分  


禁酒令与非法移民

晚上去酒吧,点上一杯鸡尾酒,跟朋友一起看球吹牛,好不惬意。 可是,如果这一幕发生在一百年前,你将面临牢狱之灾。 禁酒令的起因 美国是清教徒国家,宗教氛围浓厚。基督教认为饮酒有伤风化,比如圣经中说,“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此外,当妇女拥有投票权后,他们对男人醉后东倒西歪耍酒疯的景象很不满,于是把选票投给了支持禁酒的议员。而且,1917年,美国对德国宣战。而当时美国主要的酿酒师、酿酒厂都是来自德国的,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禁酒等同于爱国。 在宗教、选票和战争交叉影响下,1919年,美国第十八修正案通过,美国全国禁酒。美国的禁酒有多严厉呢?法律规定:酒精含量超过0.5%的都是酒。而且这是宪法层面的禁酒,可以联想国内修宪时的轰动。 禁酒令的后果 禁酒令催生了一代黑帮老大卡尔·卡彭,也祸害了一代人民。 酒吧、酿酒厂被关闭,但人们对酒的需求并没有减少。于是酿酒坊改为地下,酿私酒的芝加哥黑帮老大卡尔·卡彭崛起。此人办事天衣无缝,美国警方苦于找不到他的犯罪证据,最后还是靠美国税务局以偷税漏税罪将他抓捕(这位大哥一定是1040表的第21行没写好)。同时饮酒也转为地下,大家都成为私下喝酒的瘾君子,但表面上仍道貌岸然滴酒不沾,于是美国出现道德滑坡。 因为酿酒原料稀少,人们甚至去偷工业酒精回家勾兑。政府为了抑制酒精盗窃,往工业酒精里掺有毒物质,并警告民众。此外,医用威士忌成为抢手货,医院里排起长队,大家纷纷去开处方买威士忌。 各种乱象层出不穷。 禁酒令的废除 20世纪三十年代,反对禁酒的民众情绪高涨。而此时爆发的经济大危机也搞得人心惶惶,人们希望能借酒浇愁。 1933年,反对禁酒的罗斯福当选总统,同年废除禁酒令。 禁酒令的影响 酒的销售仍然严格。消费者必须出示已成年的证件才能买酒。 美国没有有名的白酒品牌   禁酒与非法移民 很多人以非法移民是非法的为由,鼓吹政府应该驱逐他们。其实法律是人定的,也可以由人来废除,正如百年前的禁酒令。违法只是鼓吹遣返的借口,本质是利益的冲突:争夺工作机会,争夺社会福利。但政府又不想完全遣返,因为伴随着一同遣返的,是廉价的劳动力和选票。 正如广州黑人问题,政府不遣返的原因只可能有两种,一是这个现象对统治阶级有益,二是这个问题不是主要矛盾。 人们宣扬某种主张时,表面上可以拿合法违法等各种借口。但本质上,还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准绳。       [1]。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A6%81%E9%85%92%E6%99%82%E6%9C%9F